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所副所長李岩近日指出,美國近年來正加快軍事轉型,且擴軍備戰,目標是能同時面對中俄的軍事挑戰。此舉將進一步加劇大國新型軍備競賽風險。

《環球時報》20日報導,李岩表示,美國總統川普政府執政以來,明顯加快了軍事領域的調整與改革,新一輪軍事轉型的基本邏輯和調整態勢逐步清晰。是聚焦於「基於威脅」的轉型路徑,全面聚焦中俄軍力優勢和短板,帶動軍力優勢的重塑。為此,美國各軍種相繼制定了「多域戰」、「分散式殺傷」、「動態軍力部署」等聚焦「核心挑戰」的新戰爭理論和作戰概念,並逐步應用於美軍行動。

李岩說,美國除同步擴充軍費和軍隊規模,力求扭轉兩場戰爭以來長期存在的戰備水平低和財政受限局面外,透過國防管理機制改革帶動軍事轉型。在此輪轉型中,美軍實施的國防部管理體系、軍隊編成、採辦機制和人力資源改革舉措,堪稱冷戰結束以來最大規模的機制變革。

李岩指出,美國防部除設立獨立「首席管理官」,將原有負責採購、技術和後勤的副部長職能進行拆分,以提升工作效率和軍費使用效益,裁減冗餘重疊機構,加強成本控制外;還順應大國競爭和戰爭形態演變的要求,推進軍隊架構改革,包括新建陸軍未來司令部、重啟第二艦隊、升級網路司令部、設立聯合作戰司令部級別的太空司令部等作為。

李岩指出,美軍還在重要戰略方向重塑地緣軍事布局。以印太戰略為牽引,依託從西太、印度洋的雙向擠壓方式,打造圍堵、牽制地區大國的新架構,並運用新的前沿存在和兵力投送方式,提升軍事存在「動態性」和行動「不可測性」。

但李岩也強調,儘管美國軍事轉型的相關政策調整正逐步實施,其未來前景卻仍然面臨不少不確定性。尤其是中俄兩國相對軍力優勢各異,對美國構成不同程度、不同領域的挑戰,將明顯加大美國軍事轉型的運籌難度。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