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來,全球主要央行戲劇性地轉向更寬鬆的貨幣政策,對市場產生重大影響,包括股市大漲、債券殖利率下跌、殖利率曲線變平和利差縮窄。下半年國際風險升溫,加上美國殖利率倒掛,主要央行利率政策走向、上半年經濟指標表現及地緣政治風險等多項因素,市場並不平靜。

近期市場的波動,則是來自樂觀情緒和地緣政治引發的緊張情緒交替出現,先是美中貿易戰衝突升級,然後是G7峰會出現情況改善的跡象,但美中貿易戰依舊未解,此外,還包括全球經濟成長力道持續趨緩,以及市場對主要央行將促使經濟再回歸正軌的不理性期待。

把時間拉回到年初,當時市場大多意識到,美中貿易戰可能對實體經濟造成潛在影響,也都逐漸察覺到景氣要開始放緩,所以在這種情境下,在投資上,建置債券部位很重要,建議可從以下幾個方向去觀察,作為判斷趨勢方向的主要參考。

首先,經濟放緩的事實還是存在,而且貿易戰仍是一個不確定因素,這個因素就算短期變好,對很多企業在思考的是:這個貿易戰只要還沒有底定的一天,心裡還是會擔心,投資布置還是會轉移,還是會舉棋不定,對照到投資,第一個要觀察的就是經濟放緩的趨勢有沒有改變。

從全球PMI指數來看,經濟成長力道趨緩,中長期指標顯示經濟疲弱度升高,作為長期經濟指標的失業率已達歷史低點;中期指標ISM新訂單指數跌破50水準,若短期內未拉回,則需要留意未來經濟下檔風險增加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利差擴大、前景不明導致企業擱置投資、市場信心也連帶受到影響。

再從貨幣政策走向來看,目前從歐洲、美國、日本到新興市場,降息一定是持續的方向,因為影響貨幣政策的關鍵,一是景氣,第二個便是通膨,當景氣放緩,通膨也在相對低水位,全球都在討論通膨為何這麼低?央行多半會採取降息政策刺激,且不需要去猜央行會降幾碼,其實只是時點上的判斷,只要認同會降息,依據過去的經驗,降息過程就是有利於債券,除非那一天從降息變成升息,利率才會看到相對低點。

歐洲更明顯,觀察歐洲通膨預期加速下滑,目前核心CPI為0.9%,驅使歐洲央行採取寬鬆貨幣政策。為挽救經濟,德國預計將放寬今年預算赤字目標,未來經濟若進一步惡化,預估將推出振興財政政策。歐洲除了推出寬鬆貨幣政策,未來可能再進一步推出財政政策。歐洲央行已於9月12日宣布新一輪的寬鬆措施,包括:降息、將存款利率進一步推向負值;9月起擴大對銀行貸款,並調整利率政策指引到更偏鴿派的地步。

美國聯準會也決議調降聯邦基金利率1碼,符合市場預期;同時調降超額準備金利率以及隔夜附買回利率,降幅達30個基點。此次為聯準會繼7月降息以來之第二次降息,是十年來首見連續兩次降息,主要是為因應美國貿易政策,以及全球經濟放緩所導致的風險。

新興市場方面,大陸、巴西、印度的動向,更會給新興市場帶來風向球效果,大陸從去年第四季就開始放水,印度從今年開始一路降息,巴西也開始降息,目前這三個國家的PMI是在新興市場國家中少數仍在50以上者。

展望後市,由於經濟成長走緩壓力增加,預期全球將出現更大的貨幣寬鬆政策和財政支撐,預計大陸政府和人民銀行將提供更多政策支持,以支撐2019年GDP保持在6%之上,亞洲各國央行(印度、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泰國、南韓)也可能將採取更寬鬆措施來應對全球貿易的影響。

各國央行加大降息幅度,可使經濟走緩速度放慢,美歐降息、大陸降準、美中復談,短線氣氛改善。目前市場風險趨避氣氛濃厚,股市無泡沫情況,避險資產可能回落,可再次逢低布局,因應全球景氣走緩趨勢,同時關注貿易戰、降息預期、經濟變化速度及股市估值變化。

投資建議上,加碼債券部位,股市方面降低部位並以成熟市場為主來因應市場波動,仍以美國資產為優先,因為目前也只有美股是少數距離前波高點最近的市場之一,雖然是減碼股票部位,但布局方向建議還是集中在比較有爆發力的市場。

#貿易戰 #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