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日,南京長江隧道工程南線盾構機破土而出。(新華社)
2015年7月2日,南京長江隧道工程南線盾構機破土而出。(新華社)
2016年5月30日,中鐵一局工作人員在指揮西成高鐵戶縣段灃河特大橋箱梁架設。(新華社)
2016年5月30日,中鐵一局工作人員在指揮西成高鐵戶縣段灃河特大橋箱梁架設。(新華社)
2017年3月28日,白芝勇在陜西韓城市龍門鎮蒙華鐵路集義隧道進行施工測量。(新華社)
2017年3月28日,白芝勇在陜西韓城市龍門鎮蒙華鐵路集義隧道進行施工測量。(新華社)
白芝勇小檔案
白芝勇小檔案

打開測量腳架支好,從箱子內把儀器拿出來,架到腳架上,再對儀器進行對中和整平,這個過程在一般情況下,徒弟需要花費3分鐘的時間,而白芝勇不超過40秒。他就是中鐵一局五公司精密測量隊高級技師,測量技術又快又準,成為大陸高鐵第一測量師,大陸現在營運的高鐵路線中,有十分之一是由他參與測量的。

個頭不高、言語不多,皮膚白皙,氣質文雅,讚譽不少卻仍然低調的四川巴中小夥子,竟然帶著他的精密測量小分隊,走過黑土地,去過大漠戈壁,踏過原始森林,到過錦繡蘇杭。大江南北,都有經過他精細測量而建成的道路橋梁和高樓大廈。

參加測量工技能大賽

2005年,白芝勇毛遂自薦第一次參加測量工技能大賽。白芝勇說,這類技術比賽是選拔優秀技術人才的平台,機會難得。第一次參加比賽就賽不好,那以後豈不是一點參賽的機會都沒有了?白芝勇琢磨怎麼用手頭的計算器能夠快速完成計算,上場後他很快在計算器中編寫出一個小程式,專門用來應對這項比賽中的數位計算。

最終,白芝勇用了18分鐘完成了外業觀測,用13分鐘完成了程式編寫,接著輸入資料3分鐘後出了結果,又用了8分鐘完成了實地放樣。總共用時42分鐘,他就完成了外業觀測和內業計算兩項複雜任務。這麼快的速度,以至於裁判和其他參賽選手都覺得白芝勇是不是作弊。但經過他的重新演示和一番論證後,令裁判、老師及選手們由衷折服,都認為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創新思路。

盾構機掘進減小誤差

這場由陝西省和中鐵一局舉辦的「陝西省職工工程測量技能競賽」,距現在已經過去14年了,在之後同樣的比賽中,仍然無人能破白芝勇的紀錄。那一年,他27歲,還是一名初出茅廬的測量新兵。白芝勇信奉的武功祕笈「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他的一戰成名,恰是因為快。

精密工程測量,是指以毫米級或更高精度進行的工程測量。工作中,白芝勇要用一組組資料,引導施工人員按照設計要求,將道路準確向前延伸。有人說,他們就是築路工程中的「千里眼」。

在長江下打通一條超大直徑的隧道,盾構機是最重要的設備。白芝勇的工作,就是要引導這個比5層樓還要高的盾構機,在江底的黑暗中隨地勢起伏曲線前行。由於是水下施工,而且盾構機的前進路線有多次曲線變化,每天的潮汐、水壓、流速等因素都會影響盾構機掘進的精度。為了盡量減小誤差,白芝勇在測量方案中做了三重保險。

自我打趣野外做工程

白芝勇說:「為了減少1毫米的誤差,我要花更多心思和時間,可沒準兒後邊施工的人隨便一動就偏出去1公分甚至幾公分了。但我不管後面怎樣,在我這個環節,我就是要用心,盡最大力量,不能出差錯。」

最讓他驕傲的是,他參與完成工程測量任務約3500多公里,其中高鐵測量任務完成2500餘公里,占了大陸高鐵營運里程近十分之一。「偶爾一天在野外,我們把它叫做踏青;偶爾幾天在野外,我們把它叫旅遊。但是一年365天有300多天在野外,我們把它叫做搞測量。」白芝勇打趣道,「苦到頭了就是甜,我這個人記甜不記苦。」

#比賽 #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