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眉山位於基隆市區東南面的東西向長形丘陵地,靠近基隆市區的山腳下就是月眉坑庄,十幾年前臺灣真人改編的著名電視劇「流氓教授」主角就是此地人,劇中顯示後來基隆人俗稱月眉坑為「流氓坑」,當地居民以採煤礦為主。而煤礦,正是中法越南戰爭中法國人覬覦基隆的重要原因之一。

劉銘傳的攻守戰略已如前述,他認為因兵力不足,權衡輕重先集中兵力守護住淡水也就是滬尾再說,這是雙方就戰場上戰略戰術看法的不同。這就公開引起湘淮之爭了,劉銘傳在辯誣的奏摺中,對陳星聚不留情的參了一本,說他年近七十歲不諳軍務,又說他老了記憶差,隨言隨忘,又說他妄聽謠言,導致軍情錯亂。同時,劉銘傳也在這件辯誣的奏摺中間接參了他的頂頭上司左宗棠,暗示他不明是非。

展開收復基隆戰役

可以想見夾在中間的陳星聚,立場頗為為難,他是臺北府的地方父母官,不但要協防臺北府管轄下三縣一廳內對法國作戰的事務,同時也要照顧到戰火下臺北府各縣廳的老百姓,此時卻面臨不同長官的不同意見,自是有所難為。所以基隆廳的失去,他也必須站在基隆廳的百姓立場為百姓請命,如此又會得罪了主張暫時棄守基隆的劉銘傳。加之,中法戰爭開打之前不久,陳星聚還曾為籌建臺北府城池事業大為勞心勞力,現在又得為戰爭事情多方勞累,以年近七旬的他而言,就像蠟燭兩頭燒,心力憔悴。

話說法軍在滬尾也就是淡水戰役沒有佔到便宜,放棄了以海軍陸戰軍攻佔臺灣陸地的野心,改成擴大對臺灣的海上封鎖,此時不只滬尾的淡水港,全臺灣從今天南部屏東鵝鑾鼻到最東北邊的宜蘭烏石港等大小港口,法國海軍都予以封鎖,其大小軍艦游弋於臺灣海峽乃至太平洋海面上,不准各國與大陸船隻進入臺灣,法軍甚至一度打算從臺東一帶登陸,從臺灣後山轉進攻擊。但法軍封鎖臺灣之舉,這下卻迫使那些以商業為主的臺灣人,對「西仔」的「造反」更加憤怒,人心更是沸騰不已,許多大小商行更是有人出人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在這之前也就是基隆失去後,臺灣道臺劉璈,曾經不太搭理官階比他高的劉銘傳,令向來忠於朝廷的霧峰林家,動員民間團練人力要北上收復基隆。霧峰林家此時當家的是林朝棟(日本殖民時代該家族當家,著名的「文化抗日」者林獻堂之堂兄)。林朝棟向來與苗栗的「痾屎嚇番」、「黃滿頭家」黃南球,以及其他今日臺灣桃竹苗一帶客家大家族關係良好,大家一直互相合作「開山撫番」事業,而劉璈下令後,當時林朝棟、黃南球等大家族已經著手動員臺灣民間團練,客閩聯軍抗法。當戰局至此,法軍戰力已經漸漸疲軟。

林朝棟、黃南球等人,本身就是巨賈,也是詩禮傳家崇尚儒教的臺灣儒紳家族,面對「西仔反」帶來商業利益的損失,以及法國侵略的家國之恨,自是深惡痛絕,他們的民團「客閩聯軍」,還有大臺北基隆宜蘭一帶民團,也紛紛參加了這一次令法軍一再受挫的戰役。十一月,中法雙方首先發生暖暖戰役,當時清軍還守住基隆市區西南方暖暖附近山上,在基隆的法軍偷偷摸了進來,遭到暖暖的清軍與臺灣民間團練擊退。第二天,法軍共集結了六百多人再次進攻暖暖,雙方再次會戰,此時血戰慘烈,軍民浴血奮戰成功守住了暖暖。由於暖暖成功守住,軍民人心大振,消息傳開,全臺人心也沸騰,軍民往東向基隆方向挺進,展開收復基隆的戰役。

此時已接近十一月底,軍民攻擊基隆獅球嶺,從獅球嶺東南方約三百公尺之處的高地進攻,與獅球嶺附近法軍展開遭遇戰,這場戰役十分激烈,戰事一直延續到快十二月底,將近一個月不分勝負的拉鋸戰,令雙方浴血奮戰,最後擊退法軍,拿下高地。而此時雙方殺紅了眼,準備投入更多的兵力在基隆決戰,劉銘傳部隊增援六百人登陸臺灣,到下個月的1885年一月初,法軍也先後動員它的外籍非洲軍團約一千人登陸基隆,此時法軍在基隆兵力將近四千人,而法國海軍仍不斷持續封鎖臺灣也拉大封鎖線,於是將當時漢人尚稀少的臺灣東部也拉進封鎖線當中。加上法國政府又要求孤拔元帥至少得在基隆再贏一次陸戰,以增加對清廷外交談判時搶奪越南的政治籌碼。而臺灣方面也志在收復基隆,所以此際,雙方決戰氣味濃厚。

民團加入保台戰爭

一月二十日,法軍首先攻擊基隆西北方大武崙,卻被守防林朝棟為主的民團擊退,曹志忠又增派湘軍駐守。沒想到,法軍此著是佯攻,卻是要拿下基隆的東面,此時法軍兵分四路,一路攻擊基隆東北方深澳坑、主要的三路攻擊東南方的月眉山,爆發著名的月眉山戰役爆發。

月眉山位於基隆市區東南面的東西向長形丘陵地,靠近基隆市區的山腳下就是月眉坑庄,十幾年前臺灣真人改編的著名電視劇「流氓教授」主角就是此地人,劇中顯示後來基隆人俗稱月眉坑為「流氓坑」,當地居民以採煤礦為主。而煤礦,正是中法越南戰爭中法國人覬覦基隆的重要原因之一。

原本防守這道東西向長形高地防線的林朝棟黃南球客閩聯軍民團,民團戰力可能不如官軍,一時困敗從月眉山撤退,但隔日林朝棟的「棟軍」民團與宜蘭張仁貴民團,汐止(當時稱為水返腳)蘇家民團與官軍曹志忠等,迅速反攻深澳與月眉山,激戰慘烈,終於拿回月眉山頭,法軍退守山腳下。爾後經過屢次戰役,加上淮軍也投入了戰場,法軍一再失利被迫整補歇息,直到三月初的某天半夜,法軍又集結千餘兵力再次仰攻月眉山,這場戰役一樣相當慘烈,雙方雖以月眉山為主戰場,也在基隆四周山頭爭戰,這場戰役,即令清末時期,向來不合的湘軍與淮軍,都先後投入戰場,左宗棠的湘系甚至遠從新疆調來新一波湘軍助攻。中法雙方一直打到約三月中左右,法國人覺得在基隆陸戰死傷太多,又由海面轉攻澎湖,在基隆的抗法戰役才暫時告一段落。(待續)

#臺灣 #基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