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小鎮蝴蝶夢 《逆境重生》專題報導系列(一)

編按:人生從來不完美,有人含金湯匙出生,一事無成;有人則命運多舛,卻能化劣勢為優勢,創造生命奇蹟。《中國時報》即日起推出「逆境重生」文字、影音專輯系列,深入探訪社會角落的小人物,如何以異於常人的意志力,完成不可能的任務。

好山好水的埔里,921大地震後面臨人口外流危機,台北指揮家樂團創辦人謝東昇與劉妙紋夫婦賣掉天母的房子,舉家搬到埔里,開啟了音樂小鎮蝴蝶夢。謝東昇與劉妙紋說,「在歐洲,許多美好的音樂源自鄉村;埔里許多孩子極有天分,我們發現了璞玉,太棒了。」

台北指揮家樂團創辦人謝東昇與劉妙紋夫婦在921大地震後移居埔里,與新故鄉文教基金會董事長廖嘉展合力推動成立「Butterfly交響樂團」。(黃子明攝)
台北指揮家樂團創辦人謝東昇與劉妙紋夫婦在921大地震後移居埔里,與新故鄉文教基金會董事長廖嘉展合力推動成立「Butterfly交響樂團」。(黃子明攝)

台北來的指揮家 愛上純樸

921之後,埔里滿目瘡痍,謝東昇應好友埔里基督教醫院醫師陳建信邀請,號召台北的音樂家到埔里,以音樂撫慰災民。謝東昇最初每周兩天到埔里,當時還沒有國道6號,也沒有高鐵,台北開車到埔里至少4小時。多次往返後,兩人愛上這個小鎮,決定帶著3個孩子全家搬到埔里。

「當初一度很猶豫,曾召開家庭會議,每個人許願,如今大家的願望幾乎都實現了。」劉妙紋興奮地說,最初7年在三育高中任教,主要負責音樂學程,協助成立管樂團、弦樂團、管弦樂團,曾在全國音樂比賽獲得特優。

「貝多芬很多曲子的靈感來自鄉下,我希望孩子的童年與音樂在大自然中孕育成長。」謝東昇說,當時老大國二,老二小六,老三幼稚園大班,一晃眼,15年過去了,如今老二謝慕晨成為美國休士頓交響樂團第二部小提琴首席,也是最年輕的團員。老三在日本音樂學院進修。

新故鄉文教基金會董事長廖嘉展。(黃子明攝)
新故鄉文教基金會董事長廖嘉展。(黃子明攝)

單親兒吹法國號 山城驚艷

謝東昇與廖嘉展相遇,兩人一拍即合,2013年催生了Butterfly交響樂團。職業演奏家謝慕晨擔任樂團檢定考試評審,她聽取小朋友們演奏,驚訝地向父母親說,「有一位小朋友非常有天分,像一塊璞玉。」劉妙紋說,「這個孩子來自單親家庭,我們一定要好好栽培他。」

謝東昇與劉妙紋的音樂教室裡,有許多孩自來自原住民、新住民家庭。暨大東南亞系三年級的賴又嘉,高二開始學法國號,非常有潛力,最初每天花3、4小時練習,周末練得凶時要吹5、6個小時。她自從出生以來,沒有見過媽媽,儘管來自單親家庭,爸爸做粗工,但舉手投足落落大方,比同齡孩子成熟許多,經常幫助照顧樂團裡的小朋友。

「參加Butterfly交響樂團,感受到一個大家庭氛圍,也結交許多朋友。」賴又嘉說,「選讀東南亞系,希望了解媽媽家鄉越南的歷史文化,將來打算從事國際貿易相關的工作,也希望畢業後有能力回饋社會。」

排灣少女拉提琴 孵出國夢

排灣族少女黃欹,4歲開始學小提琴,在樂團裡負責中提琴,就讀南投復臨國際學校,說得一口流利英文。她的媽媽是音樂老師,爸爸是拳擊教練。她坦承,平時練琴,又要兼顧課業,非常辛苦。由於父母省吃儉用栽培,黃欹表示,未來打算出國念書,可能走音樂的路。

Butterfly交響樂團自2013年成立以來,老師、錢、樂器、聽眾和練習場地,什麼都缺。在如此困難的情況下,新故鄉基金會董事長廖嘉展擔任團長,挑起募款重擔。他說,「一年大約需要300多萬元,主要支付給老師的教學費用,相當吃力。」

Butterfly樂團 串聯17校

孩子成長很快,小學畢業升國中,國中畢業升高中,每3年一個關卡,團員一直流動。音樂總監謝東昇開始思索,「在埔里創立一個很棒的交響樂團有什麼意義?」他決定往下扎根,串聯埔里17所學校,推動「蛹之聲音樂培力計畫」,目前共有300多人參與。

謝東昇說,偏鄉校長輪調頻率高,即使大成國中有意願開辦音樂班,可惜縣政府沒有經費。他說,「希望成立音樂班,即使校長更換,至少音樂班可以持續。」

對台北、台中來的音樂老師們,謝東昇經常說抱歉,「我知道授課費行情,應尊重老師們的專業,但理想與現實差距很大,必須打個3、4折,老師們還是來了,實在很感動。」

背武器換背樂器 看見希望

在埔里投入音樂教育15年,謝東昇與劉妙紋發現許多璞玉,分別送到美國、日本、香港進修,孩子很爭氣,申請到獎學金,而生活費用則由謝東昇夫婦幫忙募款。

孩子學音樂之後,改變很大。廖嘉展引用一位校長的話,「以前孩子背武器,現在背樂器;以前孩子流浪街頭、碼頭,現在徘徊音樂教室。」廖嘉展與謝東昇共同的願景是,透過音樂的引導,啟發孩子更多新的可能。

掃描QR CODE觀賞影音
掃描QR CODE觀賞影音
#樂團 #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