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過上周的超級央行周,歐洲央行、美國聯準會、日本、瑞士、英國、印尼、挪威、南非、以及台灣中央銀行都舉行利率決策會議,各國央行紛紛加入降息行列,台灣則維持連續第十三次維持利率不變的「十三凍」。央行總裁楊金龍及各國央行總裁在說明降息與否的決策時,幾乎都會提及「預防性降息」,楊金龍就強調,過度降息會對銀行經營產生負面影響,目前為止不考慮預防性降息來刺激經濟。

「預防性降息」的解釋讓外界對於全球經濟前景抱持樂觀的想像,聯準會主席鮑爾、台灣楊金龍總裁的說法其實沒有誤導,美國與台灣的經濟情勢良好,且通膨壓力低,主要的威脅來自全球經貿的不確定性,然而2019年9月全球央行啟動金融海嘯以來最大的聯手降息風潮,畢竟是令人無法忽視的警訊,央行總裁們必定看到強烈的警訊,才會在表面風平浪靜的氣候下,「預防」即將襲來的衰退威脅。

各國央行降息最為積極的就是印度準備銀行,印度央行在今年連續四度降息,但是今年第二季的經濟增長僅有5%,已經連續第五個季度放緩,創下6年以來最低的增速。進入第三季之後,經濟下行的壓力日益沉重,預期央行在年底前還將降息一次至兩次。

莫迪政府眼看貨幣政策效用遞減,在上周宣布調降企業稅的重大政策,企業基本稅率將由30%調降至22%,包含附加稅與特定稅捐的有效稅率將由目前的34.94%,驟減至25.17%,新設製造業廠商更可享有15%的超低稅率。政府回應了商界長期對於調降企業稅的呼籲,立刻刺激印度股市大漲5.3%。

但是印度的實際經濟狀況卻遠比政府數據與股市漲跌更為困難,代表性的例子是印度汽車市場的重挫。根據德國汽車研究中心統計的全球汽車銷量比較,今年上半年,印度輕型乘用車的銷量只有155.6萬輛,相較於去年跌幅為10.3%。但是,印度汽車工業協會的統計卻更驚人,最新的8月份統計,印度乘用車銷售與去年同期相較,不只創下連續第九個月的衰退,按年跌幅竟然高達41%。

印度汽車業過去幾年是經濟高增長、推動民間消費的重要火車頭,莫迪總理在第一任以驚人的速度開闢道路,達到每一個村落都有平整的車用道路連結的政策目標,刺激汽車生產與銷售高增長,印度已經是僅次於中國、美國、日本之後的全球第四大汽車市場。

印度汽車業直接與間接雇用勞工超過3千2百萬人,還要外加車廠周邊的小販、商場、以及廣告從業人員等,但是印度汽車銷售從2017年開始高原化,2018年車廠陸續裁員,過去十八個月來已經累計裁員58萬個工作,對於參與汽車製造與銷售的印度城市、企業主、勞工來說,不論是10%、或是41%的衰退,都是足以致命的經濟寒冬。

中國大陸是全球最大的汽車市場,跟印度同樣面臨汽車市場衰退的壓力,德國汽車研究中心統計同一份報告顯示,中國今年1至6月輕型乘用車銷量跌破1千萬輛,跟去年同期比較重跌14%,中國市場的量體是印度的6倍,衰退比印度更為嚴重。

大陸官方最新的統計數字同樣令人憂心,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乘聯會)公布的8月產銷統計,零售156.4萬輛,年減9.9%,累計今年前8月年減8.9%,這是連續第十四個月的衰退。大陸車市在6月份曾經因為「國六」的排放標準升級,刺激廠商低價出清存貨而略有起色,接下來的兩個月數據卻證明「國六」是透支需求,整體民間需求並無回升的跡象。

中國是全球第一大汽車市場、印度是第四大,歐美汽車業的龍頭品牌在中國的銷量都比本土市場還多,兩國汽車市場重跌,不只拖累福斯、通用、豐田等國際車廠的營運,更是大陸與印度本土經濟最大的拖油瓶。印度產生龐大的失業人口必須處理,成為消費市場的拖油瓶,甚至還會造成金融體系的消費金融與汽車業相關企業貸款的壞帳,印度的汽車貸款引發的壞帳,在去年就造成一家大型消費金融公司高達14億美元的金融債券違約。

大陸與印度的政府都祭出強大的貨幣寬鬆政策,來緩和內部經濟下行的壓力,同時由於汽車業都屬於地方政府的核心產業,中央政府也用各種政策進行支持與補貼,例如大陸國務院辦公廳日前發布「關於加快發展流通促進商業消費的意見」,首次明確提出放寬或取消汽車限購措施,只是至今兩國的汽車市場還沒有出現觸底回升的訊號。

中央銀行「預防性」聯手降息,要防範的正是印度與大陸這兩個經濟龍頭的衰退,兩個國家都是人口龐大的大國,都跟美國歐洲一樣,國內消費與就業是經濟榮枯的核心,而汽車業則是不可忽視的指標。從兩國車市至今毫無起色的趨勢來看,中印兩國以及全球各國政府的貨幣寬鬆與財政刺激政策,必然還要繼續加碼。

#經濟 #降息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