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因人口結構改變、醫療衛生進步與健保全面覆蓋,生育率與死亡率雙雙呈現下降趨勢,台大國發所教授辛炳隆研究指出,台灣人口的死亡交叉,恐比國發會預估的2021年還提早發生。台灣在1993年已成為高齡化社會(7%),2018年轉為高齡社會(14%),推估2026年將邁入超高齡社會(20%)。這些數據你也許無感,可以注意交通離峰時間,上下公車刷卡嗶嗶嗶三聲的資深市民是否多了?丹堤喝茶看報的白髮情侶是否爆棚?若再無感,就請教五年級生,每天外出拚經濟時,家中失智失能高堂怎辦?試問有幾人能像花旗(台灣)銀行前董事長管國霖請4位護理師與外勞在家照顧臥床的父親?惦惦自己積蓄足夠奉養雙親嗎?愈想愈不敢想!

長照2.0是德政

筆者母親90高齡,在親友提點下我試打1966(衛生福利部「1966長照服務專線」),3天後照管專員依約到府,手持iPad與母親對談評估需求約30~40分鐘,立馬螢幕顯示CMS 6級(失能等級分8級,1級最輕,2級以上才符合請領資格),代表每月可以使用價值台幣28,070元的服務,包括生活照顧與專業服務,如陪伴、如廁、沐浴、就醫、餐食、清潔及復能等。由於家中顧用外勞因此僅能享受30%額度即台幣8,421元,可幫母親選擇復能項目。往後物理治療師每月到家6次與她互動,包括簡單的抬腿、舉手、起立、坐下等增強肌力動作,天氣好時也陪她到附近溜搭。

起初母親不習慣與陌生人往來,由於復建師的溫馨體貼,也常陪她聊天,現在天天在唸叨老師何時來上課,感覺心情與體態都有進步,達到預防及延緩失能的目的,且部分負擔僅16%,不用白不用,難怪現在復建師滿街趴趴走,醫院都聘雇不到人。

粥少僧多,良莠不齊

長照2.0立意甚好,但配套不足,尤其是提供生活照顧的居家服務員嚴重缺員,導致兩種情況,一是根本沒人可派、二是服務良莠不齊,這些都會對長照政策扣分。但為什麼至今還沒失控?估計目前涵蓋盛行率僅四成,服務尚未普及且供不應求,僅能求有尚未求好。

長照2.0注重居家與社區整合照顧,去年編列300億元預算,全國千餘家居服務機構,家家盆豐缽滿,居服員奇貨可居,制約服務自然不易。以每位長者每月平均核銷1萬元額度為例,若全用在失能者也僅能服務25萬人,對全台近120萬CMS 2~8級失能者,簡直是杯水車薪。倘若長照政策不幸全台普級則每年提撥1千億預算都嫌不足,那除了菸稅遺贈稅外,政府還要挪動誰的乳酪?日前中部某位長照協會理事長在面見蔡總統時,曾呼籲官員們勿將未來長照不考慮使用保險制的話說死。如今長照2.0已然成為全民運動猶如24年前的健保,選票掛帥的今天,福利既出駟馬難追!

福利制還是保險制?

估計明年無論誰執政,長照預算肯定有增無減,目前財源窘迫的稅收,不足以應付排山倒海的需求,翻盤保險制是大概率,政策焦點已不在要不要實施保險制,而在爭論政府/雇主/員工之分攤比例與應從幾歲開始支付長照保險。說到底使用者付費才是最佳解!

#長照 #保險 #服務 #照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