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英國最高法院裁定首相強生強迫議會休會為非法之後,9月25日英國議會重新開會,過去英國議會質詢攻防中令人稱道的自制與風度完全消失,議會內兩派互相猛烈攻擊對立,有國會記者稱,這是她記憶中英國議會最為「殘暴和瘋狂」的時刻。在英國公投脫歐3年之後,脫歐所引發的英國內部的衝擊、對峙、分裂等僵局卻仍然高潮迭起,遠未結束。

持平而論,英國脫歐派的主張有一定的道理:英國讓渡了太多的主權給歐盟,認為英國在歐盟付出的多,得到的少,而且在德、法主導的歐盟之下有邊緣化的趨勢。再加上無法控制自己的邊界,導致難民湧入。此外,歐盟是個巨大的官僚組織,英國必須負擔沉重的歐盟經費。脫歐之後,英國重新遊移在大英國協、美英體系、歐盟之間進行平衡外交,再與美國、中國、日本等國簽訂雙邊自由貿易協定以替代歐盟,更開放的英國將擁抱世界。

許多留歐派對脫歐議題抱持著理性、工具性的想法。例如前首相卡梅倫雖然是留歐派,但他堅持脫歐公投給英國人在政治問題上表達意見是正確的,也藉機重新商談英國與歐盟的關係。同樣地,繼任的首相梅伊也是留歐派,但她忠實執行「有協議」的脫歐,以期獲得英國最大的利益。英國國會則是多次否決首相梅伊所提出的脫歐協議草案,如今則是拒絕首相強生的無協議脫歐,這說明大多數的國會議員其實是務實的,希望首相能提出更有利的「有協議脫歐版本」。這充分顯示了英國現實主義的傳統。

但在過去3年的脫歐僵局裡,任何新的折衝妥協都造成新的問題與不滿,導致英國的分裂與僵持出現了長期化的傾向。要解決此一重大的國家與社會所面臨的危機,使得看似強有力的新首相強生得以脫穎而出,以絕對的優勢得到黨內同志的支持而上台。

強生深知在現有的議會生態之下,一個「滿足各方」的脫歐協議是不可能的。因此,他奏請女王暫停國會,想繞過議而不決的國會直接逕行脫歐。此舉激發了全國的大規模示威抗議。甚至21位保守黨議員不惜倒戈與工黨聯手通過緊急動議,表決通過《禁止無協議脫歐法案》,也否決了強生試圖解散國會重新進行大選的議案。強生接連6次遭遇國會的表決失敗,首相的威信蕩然無存。

如果英、歐未能在10月31日期限前達成新協定,這意味著歐盟法律將立即不適用於英國,英歐貿易將按照世貿組織規則進行。這將會是對英國疲弱經濟體質的「震盪療法」。以歐盟為市場的英國生產者將會遇到歐盟的關稅壁壘,例如農產品出口到歐盟將面臨高達40%的關稅,以英國為基地的本國或跨國企業則可能大幅移往歐盟國家,就連本土企業已有3成決定移入歐盟。以歐盟為進口地的商品,也將面臨邊境通關延誤,或新的英國關稅,導致短期價格上漲。當然,海外競爭力較強的產品將會進入英國,最終取代歐盟產品並平抑物價,但這要看貿易轉移速度有多快而定。同時英國廠商面臨海外業者的競爭,若不進步就將被淘汰。

作為成熟的民主國家,英國完全尊重公投的結果,並以最大的努力執行公投的結果。但脫歐公投之後,其後續的發展顯示:重大社會歧見在缺乏共識之前,不宜貿然進行全國性的對決。民主程序也不是解決重大歧見的萬靈丹。英國在脫歐公投之後,所產生的世代裂痕、地域裂痕、黨派裂痕、國家分裂等後果,在短時間都難以弭平。完全不像東亞某政府在2018九合一大選登場的10個公投案大挫敗之後,好像沒事一般,三言兩語就想蒙混過關。

首相強生的硬脫歐震盪療法也許是眼前唯一打破僵局的辦法。英國是一個成熟的市場經濟體,應可順利度過危險的脫歐震盪期。但在可預見的未來,聯合王國都要持續面對失去北愛爾蘭與蘇格蘭的風險。脫歐僵持使得菁英階層長期分裂、企業出走。這樣的結果與代價,恐怕是當初民粹主張脫歐的人所意想不到的最壞結局。(作者為國立雲林科技大學副教授)

#脫歐 #英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