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1930年代台灣的棒球故事為背景,新手作家唐嘉邦的小說《野球俱樂部事件》,不只玩起鐵道詭計,還融入日本殖民時期的台日人民心結,刻畫大時代中的小人物,獲得今年第6屆「金車.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首獎。唐嘉邦表示,因為是第一次寫小說,本來沒有預期得獎,十分意外,「接下來還有幾個醞釀中的點子,想繼續寫推理小說。」

雖然是首度創作,唐嘉邦曾任《中國時報》都會中心記者7年,跑過台東、苗栗、新北市的地方新聞,每天寫稿練筆,也累積對社會案件的了解,「跑地方新聞,通常是一個區域裡所有的新聞都要跑,其中最困難的就是社會新聞,必須要花時間跟警察建立關係。」未來他也會考慮將跑社會新聞的經驗改編,融入推理小說創作。

《野球俱樂部事件》描述1938年的台灣,兩位野球俱樂部成員缺席活動,沒想到一人被人發現橫屍高雄火車站,一刀斃命,另一人則死在新店線的末班車,身上帶著淡淡的杏仁味。唐嘉邦表示,雖然寫鐵道,但小說根植於歷史和社會環境,「讀者跟著警察追查命案,尋找動機,甚至會追溯到1915年的西來庵事件。」

唐嘉邦表示,他喜歡讀歷史,尤其大學時讀到鍾肇政的小說《川中島》與《戰火》,其中描述霧社事件後的原住民,如何在社會歧視與渴望認同的心理之下,面對終戰後的身分轉換,「每次政權轉換,台灣都會遇到同樣的問題。」

這次創作,唐嘉邦便將感觸融入小說人物,也特地去考究1930年代景物和說話方式,「其實讀推理小說就像在讀歷史,這也是為何我特別喜歡松本清張、宮部美幸這一類的社會寫實小說。」至於鐵道詭計,則參考了島田莊司的《出雲傳說7/8殺人》。

#鐵道 #事件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