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幼在國外的時間比待在台灣的時間長,且在西班牙攻讀美術與繪畫碩博士,在文化氣息濃厚的歐洲多年,藝術家盧昉回台後往往帶著新鮮的眼光看宮廟、辦桌等民俗文化,近來因義民祭的神豬比賽引起社會諸多爭議,他也抱著一窺堂奧的心態在現場觀察、記錄,儘管中西方文化差異大,盧昉以他者的視角看神豬比賽,認為這樣的儀式仍具文化資產意義。

盧昉4歲隨家人赴美直到小學三年級才回台,大學畢業後又在西班牙薩拉曼大學及賽維亞大學研讀碩博士,在思考自我認同的同時,他的作品也圍繞著東西方文化的異同。

布魯哲爾的〈農民舞會〉,由盧昉轉換為〈東西廟會大對決〉,以台北霞海城隍廟為背景,畫中人物拿著台啤,卻和原畫同樣地在節慶中,人們酒酣耳熱地忽略了對神祈的禮敬。對於台灣的宗教文化,盧昉相較於西方也有感地指出:「西班牙賽維亞也有類似『媽祖遶境』的一些宗教儀式,聖母瑪利亞也會巡城,且一樣可見到薰黑的神像。」

盧昉以照片記錄下神豬比賽的場面,卻意外地聯想到聖經中馬太福音27章33節描述耶穌於各各他被釘於十字架上的描述。「神豬依等級排列,皮被撐開成半圓球狀在展示台上,台下男女老少圍觀,其中外國友人也很多。」他認為也許中西文化對於儀式性的需求和場景其實有相近處,「這樣的宗教文化,若能轉變被詬病的不人道虐養,實為值得保留的文化資產」。

#儀式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