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應該是美國總統川普今年4月好不容易從「通俄門」安全脫身,但卻陷入更大政治危機「通烏門」的心情寫照。9月底聯合國大會召開期間,最受到國際媒體矚目的莫過於川普和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的會面,因為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在同一時間宣告,將調查川普是否透過烏克蘭總統、不法收集其所指控民主黨前副總統拜登的兒子政商關係和商業活動的資訊。

此事在10月更演變成兩國總統通電話時,國務卿也在線上,而且川普更指名中國大陸,要求調查拜登之子「為什麼能帶著15億美元離開中國大陸」,滾雪球般的「連環爆」發展,在美國政壇掀起新一波的政治風暴。

就法論法,對於總統的彈劾,「國有國法」。美國的聯邦憲法只有七條,前三條依序分別論述立法權(參議院與眾議院)、行政權(總統)、以及司法權(最高法院與國會規定設立的下級法院);但與各國不同的則是,「先立法,後行政」,以及所附帶的27個憲法修正案。而其中與這次憲政爭議有關的,主要是第一條第三項所論及參眾兩院議員的選舉與職權行使。

美國憲法第一條第三項在最後面指出,「合眾國總統受審時,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主持審判。無論何人,非經出席參議員三分之二的同意,不得被定罪。彈劾案的判決,不得超出免職和剝奪擔任和享有合眾國屬下有榮譽、有責任或有薪資的任何職務之資格。但被定罪的人,仍可依法起訴、審判(trial)、判決(judgment)和懲罰」。

就此觀之,總統的彈劾涉及立法權、行政權、以及司法權,正因為茲事體大,眾議院的議長裴洛西才會慎重其事的在9月底宣告,將在眾議院啟動彈劾程序的正式調查。

不管川普的彈劾案,最後能否有驚無險、安全下莊,還有兩件事情值得重視。第一,民主黨十位參選人在9月12日辯論後,幾乎得以確定的前三強、特別是一直獨占鰲頭的拜登,選情受挫當是難以避免,而華倫和桑德斯兩位參議員,會不會因而「超車」,則值得後續觀察。第二,由於民主黨籍的眾院議長裴洛西,從去年就一直反對以所謂「通俄門」做為2020年總統大選的選戰主軸,如今裴洛西議長贊成彈劾川普,是否意味著民主黨有把握在此次的「通烏門」扳倒川普、令其去職,就前述「非經出席參議員三分之二的同意,不得被定罪」而言,共和黨目前有51位參議員,應是川普有恃無恐的政治本錢。

如果民主黨今年民調一直都是最高的前副總統拜登,因為受到兒子是否不當收受15億美元的政治疑雲之牽連,最後中箭落馬,另一個更值得矚目的可能情境是,如果演變成為華倫與桑德斯的對決,則民主黨的政策主張,有可能和2016年的希拉蕊完全背道而馳。簡言之,桑德斯的猶太裔就算不納入考量,兩位參議員沒有豐富的行政資歷,而且是民主黨「自由派」擁抱社會主義理念的典型代表人物,將成為明年總統選舉的重大變數。

細觀他們兩位提出的民生財經政見,從免費的全民醫療保險、非法移民在美國被拘留期間也應該享有健保照護、公立大學的學費免費,而財源的籌措則連結到減少貧富差距的所得稅制改革主張。華倫和桑德斯參議員皆主張,對億萬資產的家庭課徵「頂級富人稅」,每年課徵稅率從2%至8%不等。但這些主張被紐約時報指出,美國億萬富翁的財產將在15年內被腰斬一半。如果這個預估屬實,則林林總總、具有社會主義理念的競選政見,對於明年大選的衝擊,是否真的有利於民主黨,是該黨要審慎思考的基本課題。

從建國以來,「限制政府權力」一直是美國聯邦憲法「分權制衡」最基本精神之所在。對於資本主義國家如美國者,川普一再聲稱,他絕對不會讓美國「成為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當然有他個人政治意識型態與選民政治偏好的考慮。財稅上的兩極化主張,再加上政治上的兩極化對立,已經是無法避免的趨勢。

「分裂的房子不能矗立」(A house divided against itself cannot stand),南北戰爭前,當時的美國總統林肯就北方與南方「一半奴役,一半自由」做出如是的感嘆。本世紀迄今20年間,民主黨的總統提名人已經兩次因為「普選票比較多,但選舉人團票比較少」而落選,痛失總統大位的後續效應之一,就是兩黨的競爭趨於激烈化、極端化。

特別是川普就任3年來,對內和對外的發言內容與政策主張,為了要爭取連任,顯得愈來愈不擇手段;此次「通烏門」的意外引爆,無論結果如何,都只會加深「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印象,而兩極化的政治對立情勢,恐怕在未來十年都很難善了。

#參議員 #總統 #拜登 #政治 #川普 #美國 #主張 #民主黨 #彈劾 #桑德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