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愛琴海的觀光島嶼,地上坐的也是失業的母親,她一邊在路上行乞,一邊替自己襁褓中的孩子餵奶。圖/林志昊
在愛琴海的觀光島嶼,地上坐的也是失業的母親,她一邊在路上行乞,一邊替自己襁褓中的孩子餵奶。圖/林志昊

去年入境希臘的外國觀光客達到歷史最高的3,200萬人次,旅遊相關產業創造的產值上看571億歐元。然而,在這一切風光的背後,希臘經濟真的復甦了嗎?民眾真的嘗到經濟復甦的果實了嗎?

■Many Greeks are still struggling to claw out from under mountains of debt after a decade during which the economy cratered, contracting by more than a quarter.

2019年,國際貨幣基金(IMF)發表報告,指出希臘可望在2019年擺脫經濟衰退並進入經濟成長期,成為歐洲經濟表現最好的國家。然而,已執政四年,並帶領希臘走出衰退陰霾的左派前總理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卻在今年敗選下台,改由右派「新民主黨」黨魁米佐塔基斯(Kyriakos Mitsotakis)擔任總理。甫上任的米佐塔基斯,在9月7日就大膽宣布新的減稅計畫,說是為了要「讓希臘重新取得國際投資者的信任。」

從資本市場今年的表現來看,希臘的確有明顯的成長跡象,政府除了解除資本管制之外,截至9月30日止,雅典綜合指數今年來漲幅高達42.7%,希臘10年期公債殖利率今年來收斂了69.08%,也來到歷史最低的1.335%。

如果從旅遊業來看似乎是的。根據希臘觀光協會的統計,2018年入境希臘的外國觀光客達到歷史最高的3,200萬人次,創造了216億歐元的觀光產值;若把交通與飯店等周邊產業加入,產值高達474億~571億歐元,約占GDP的25.7%~30.9%,僱用人數最高也占就業人數的44.2%。換句話說,這個國家過去一年的經濟復甦,有將近一半是靠著觀光業在推動。

但問題就來了:觀光產業是標準的景氣循環產業,假設已擴張10年的全球經濟再度陷入經濟衰退,希臘的經濟榮景還能夠持續嗎?

年輕乞丐變多了

走在雅典的街頭,除了觀光飯店與政府機關之外,隨處看到的房子幾乎都有塗鴉。這些塗鴉的內容滿是憤恨,他們恨政客、恨歐盟、恨體制。而更特別的是,相較於過往,街頭上的年輕乞丐變多了,有的是來自敘利亞的難民,有的更是當地人,就這樣三三兩兩的在市區內閒晃,偶爾扒一下觀光客的錢包,或是坐在路邊行乞。到了夜裡,行竊變得更加明目張膽了,筆者就曾在市中心憲法廣場的鬧區,親眼目睹一位年輕人行竊被當場逮捕,然後被警察帶上電子手銬的畫面。

別說在雅典街頭,即便遠離雅典來到愛琴海的觀光小島,街頭都有乞丐對著往來的觀光客行乞。在聖托里尼的費拉城,一位媽媽一邊在街上行乞,還一邊給襁褓中的孩子餵奶;而在附近的地點,也有一位女孩自己坐在路邊彈著手風琴,期盼往來的觀光客能夠施捨一點零錢給她。在米克諾斯,一位看起來明顯已經退休後的老人,頂著烈日的高溫,在海邊賣著不值錢的玩具給往來的觀光客。

這個國家表面上的復甦,並沒有讓自己的民眾換來更好的生活。由於自身沒有堅強的工業基礎,過去10年來,身陷債務危機的希臘只能靠兩種方法還債,一個是擴大出口,另一個就是變賣祖產。在擴大出口上,希臘最大的出口商品是天然氣;在變賣祖產上,除了不斷地把戰略性物資、房地產、小島與國有企業轉賣給俄羅斯、中國、英國、以色列與阿拉伯的買家外,剩下的就是吃老本,也就是靠觀光了。

公共債務占GDP的180%

更重要的是,即便經濟表面走上復甦讓國際投資人很開心,但希臘的公共債務仍占了該國整體GDP的180%。換句話說,縱使解除資本管制,希臘政府也沒有餘力發展其他的產業;而在財政收入因減稅而縮水的情況下,也沒有能力做好社會安全網與退休金的改革。這也意味著希臘民眾的退休金不但繼續縮水,而且還要繼續用退休金負擔家裡失業小孩的開銷。

也難怪希臘人無視IMF的讚譽,反而對此還更加生氣。因為從他們的角度來看,這些國際債權人都在吸乾希臘重生的新血,只顧自己的債權利益,卻把希臘整個下一代丟進了難以翻身的漩渦中。

這就是希臘。外表莊嚴,內裡平庸,表面上獲得了IMF的稱讚,但實際上,人民還是深陷在債務風暴中,一刻也不得喘息。(作者為自由作家)

#塗鴉 #雅典 #街頭 #觀光客 #經濟復甦 #一位 #國家 #GDP #復甦 #希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