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死亡威脅,你我大可迴避,但當上消防員,卻沒有拒絕的權利。當「退避權」精神好不容易被納入《消防法》修正範圍,整部草案卻在立法院躺了快1年,卡關迄今;若非台中違章工廠大火悲劇,朝野還有誰記得這件事?此次消防員殉難,無疑是制度殺人。

台灣的官場文化,總是今天公祭、明天忘記。回顧2015年桃園新屋保齡球大火,奪走6名消防員生命,當時尚未執政的蔡英文疾呼馬政府要「痛定思痛」;2017年,新竹昇陽光電火警造成1名消防員罹難,當時的內政部長葉俊榮允諾精進設備;2018年桃園敬鵬大火6名消防員死亡,蔡英文說「不會讓弟兄白白犧牲」。

言猶在耳,如今台中農地工廠大火造成2名消防員死亡,蔡英文又握著罹難者家屬的手說會檢討負責,並讓立法院修正《消防法》提升值勤安全。

然而,蔡英文沒說的是,《消防法》早在去年12月立院就已展開條文審查,其中被視為保命符的「退避權」也在修法範圍,但朝野對此法案似乎是「沒要沒緊」,除了在今年5月3日重新拿出討論外,但就此無疾而終。

消防權益漏洞,是陳年問題,要怪哪一黨、哪一人,並不公允。只是,蔡政府在完全執政優勢下,過去3年多,每逢打壓特定政敵的政治性修法,哪一次不是坦克壓境、快速闖關?試問,民進黨若真有把《消防法》當一回事,還會讓法案原地打轉嗎?

消防員要的不是政府的負責,而是不要再有弟兄因為制度缺漏而讓生命受到威脅。忙於選舉的執政者與立法者,別再讓這群弱勢的公務員,用生命與血淚來喚醒你們的注意了。

#名消防員 #消防法 #蔡英文 #死亡 #消防員 #執政 #大火 #負責 #修法 #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