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中共建政70周年,這70年來,中港台三地政治變局,都同樣具有兩個階段性。

中國大陸第一階段,毛澤東主政,強調獨立自主與馬列意識形態。毛逝世之後,1978年底十一屆三中全會,鄧小平拍板《改革開放》治國方針,大陸進入第二階段。

第二階段變化迅猛。1979年1月1日中美建交。同一天,全國人大委員長葉劍英發表《告台灣同胞書》,呼籲兩岸通航通郵。兩年之後,葉劍英以《葉九條》,具體提出兩岸和平統一方案。

執行改革開放政策

中美建交與《葉九條》,都標誌著第二階段的治國方略,超越了第一階段。尤其中美建交,中國得以順勢執行改革開放的政策。

鄧小平之後、江澤民、胡錦濤、到習近平,40年來,大陸穩定執行既定政策。從鄧的韜光養晦,江的和平崛起,胡的和諧社會,到今天習的民族復興,大陸政治步步為營,成效斐然。

台灣第一階段,是兩蔣主政。1988年蔣經國逝世,李登輝繼任,開始了第二階段。第一階段是「國統」階段,國民黨執政,有國家統一的心態;第二階段是「去中」階段,台獨意識逐漸成為主流。

第一階段,台灣受惠於中美敵對狀態,美國市場幾乎成了台灣的腹地,台灣大力發展經濟,造就了小龍騰飛。

第二階段,大陸改革開放,中美握手言和。台灣在經濟上,無法承受大陸低價產品競爭;在政治上,大陸融入國際社會,台灣很自然的,被排擠出了國際舞台。

台灣現在面臨困境。在政治經濟方面,台灣受到大陸崛起帶來的擠壓;在意識形態方面,台灣敵視大陸,排除了兩岸攜手合作,共創榮景的可能。

台灣已陷入「躲進小樓說台獨,管他春夏與秋冬」的悲情呢喃狀態,當政者除了鼓噪反中,以高呼芒果乾,來催動選票之外,已無法提出任何良性治國方案。

以發展態勢看來,台灣將繼續走向衰退。中美關係的變化,將決定台灣的未來。以史為鑒,台灣很像抗戰時南京汪精衛政權,只要日本一投降,汪政權就瓦解了。

香港的兩階段,可以1997年香港回歸來劃分。實際上,鄧小平的改革開放,對香港有根本性的衝擊。

改革開放徹底改變了香港作為中國大陸對外經貿的樞紐地位。改革開放之前,香港一度是世界第1大港。現在排名第7,已被上海、寧波、廣州、深圳超越。貨運吞吐量的減少,直接造成金融,商貿,與相關服務業的衰退。

附近的小漁村深圳,搭上了中國崛起的便車,快速發展成為高科技重鎮。去年深圳GDP已經超越香港。香港已失去了「東方之珠」的輝煌。

香港因為特殊地位的喪失,眼睜睜的看著上海、深圳等昔日吳下阿蒙彎路超車而無計可施。回歸20多年來,港人的失落感與徬徨感,日益加重。

香港在政治上也面臨矛盾。西方殖民主義者及其同路人,在香港有盤根錯結的影響力,他們不要「一國」,只要「兩制」。大的方向與中央形成對抗。

經濟失落加上政治矛盾,還有明裡暗裡西方勢力的推波助瀾,矛盾的匯集爆發,造成了今年6月以來,持續不斷的社會動盪。香港的動盪,會為香港帶來更多的問題;社會悲劇,有可能一觸即發。香港的前景,令人擔憂。

拿破崙說:「中國是隻沉睡的獅子,一旦覺醒,會震驚世界。」

中國崛起港台衰退

1978年,中國大龍覺醒,壓縮了台灣與香港兩條小龍的活躍翻滾空間,台灣、香港的光芒與相對影響力,逐漸衰退。

美國的企業家艾柯卡,當年面對日本崛起,帶給美國巨大競爭壓力,說了句名言:「若不能擊敗他,就要跟他合作。」

同樣的道理,台灣與香港,如果不能「擊敗」中國大陸,又無法逃避變局現實,一個合理的選項,就是與大陸謀求良性的合作關係。(作者為退休教授)

#中美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