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大陸政府長期默認企業違法,也造就民企偷漏社會保險、稅收層出不窮的「歷史欠債」。為搶救社保「缺口」,大陸祭出「延遲退休」及「落實法定社保繳費費率」雙重做法,卻遭民企及勞工同步反彈;最終逼得大陸政府在堅持社保改革的同時,又得妥協給民企留下轉變的餘地。

多維指出,在大陸經濟高速騰飛之際,一種惡性循環卻正在發生,一方面是居高不下的法定社保繳費費率,幾乎占企業工資成本20%以上,另一方面卻是大量企業在瞞漏報社保實際繳費金額;企業越是漏繳社保,為保證社保的實際收繳金額,政府越是擴大社保法定的繳費比例和範圍。

按大陸人社部數據,截至2016年,大陸共有2.78億人在職工,但卻僅繳納約3.5兆元(人民幣,下同)基本養老保險費,平均繳費基數3450元,不到當年社會平均工資的67%,僅2016年,陸企就少漏繳社保金額達3兆元;若計算過去10年,陸企業少漏繳社保總金額足足逾20兆元。

面對這種情況,大陸政府只有兩條選擇,一是降低養老金保障水準或延遲退休;二是嚴格落實法定社保繳費費率,懲處偷漏社保的企業,追繳欠款;大陸當前也正是沿著這兩條路線設計的改革政策推進。

無奈的是,早在2014年就有專家拋出「延遲退休」的建議,但礙於大陸勞工勞動強度普遍較大,就業形勢又十分緊張;該建議眼下窒礙難行,也必然引起廣大工薪階層的不滿與反抗。

至於嚴格落實法定社保繳費費率、懲處偷漏社保的企業的第二方案,在2018年通過社保徵收改革,將社保徵收機構從社保部門改到稅務局,但卻又遭到民營企業普遍不滿,質疑政府根本在「秋後算帳」。

報導直言,逃漏社保的企業雖不值得同情,但若強硬追繳欠款,不只是大陸企業界可能受到巨大動盪,還將波及大陸整體經濟情況,這是當前北京推動改革時所不得不面對的兩難之處。

大陸總理李克強去年9月宣布,在社保徵收機構改革到位前,一律保持現有徵收政策不變,同時抓緊研究適當降低社保費率,確保總體上不增加企業負擔。這正是面對「歷史欠債」,大陸政府所不得不做出的妥協辦法。

#企業 #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