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腳醫生》書封。(取自星辰在線)
《赤腳醫生》書封。(取自星辰在線)
《山上的小屋》。(取自頭條@扁擔圈讀書)
《山上的小屋》。(取自頭條@扁擔圈讀書)
《地獄中的獨行者》書封。(取自星辰在線)
《地獄中的獨行者》書封。(取自星辰在線)
10月10日,在瑞典斯德哥爾摩,瑞典文學院常任祕書馬茨.馬爾姆宣布諾貝爾獎文學獎得獎人。(新華社)
10月10日,在瑞典斯德哥爾摩,瑞典文學院常任祕書馬茨.馬爾姆宣布諾貝爾獎文學獎得獎人。(新華社)
殘雪小檔案
殘雪小檔案

大陸女作家殘雪最近突然成為網搜熱詞,歸因於一家英國博彩公司公布的「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賠率榜單」,大陸作家殘雪、余華、楊煉等榜上有名,其中殘雪一度排在第4位。

殘雪在大陸文學界有很高的地位,早在1980年代她就在文壇展現才華,是大陸最早從事實驗文學創作的女作家。雖然最終殘雪沒有贏得此次諾貝爾獎,但在國際上也具有相當知名度,今年3月13日,英國《衛報》報導2019年國際布克獎公布的13名入圍者名單,殘雪憑藉長篇小說《新世紀愛情故事》入圍。

新實驗文學擺脫寫實

殘雪本名鄧小華,湖南耒陽人,1953年生於湖南長沙,身為作家的她其實只有小學學歷,17歲就開始工作,但卻透過業餘文學創作成為作家,堪稱勵志典型。殘雪說,自己的筆名有兩層對立的含義,一個是「高山頂上晶瑩的白雪」,另一個則是「被汙染和踐踏的髒雪」,而她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將這兩者統一起來。

殘雪1985年開始發表小說,1988年加入大陸作家協會,已創作700多萬字的作品,包括《山上的小屋》、《地獄的獨行者》、《突圍表演》、《黃泥街》等,今年出版新作《赤腳醫生》。近年來,她將自己的作品命名為「新實驗文學」,也就是主要藉助西方20世紀文學所提供的經驗,尋求創作題材和藝術方法上的各種可能性,主要對於具體現實社會政治問題的超越,擺脫「寫實」方法的拘束,體裁包括長、中、短篇小說,以及文學評論,哲學論文及隨筆等。

殘雪說,20多年來,她堅持每天看英文原版書,讀文學經典,比如卡爾維諾、博爾赫斯的作品,因為她認為當代大陸的翻譯作品翻譯得太差了,也造就她致力於翻譯國外作品,例如《史達林晚年離奇事件》。

描寫底層人自成一格

殘雪的作品大多描寫底層人們充滿怪誕的生活體驗,兼具東方的美感和西方的精神特質。外界學者評價殘雪的作品「獨闢蹊徑」、「自成一格」,也有人認為她的文字晦澀難懂,故事常常支離破碎,沒有任何邏輯性可言,這種天馬行空的文學讓讀者群非常狹隘,但正因如此造就了殘雪的獨一無二,她的作品並不屬於大眾,也不能給大多數人帶來審美的滿足,影響只在小眾之中,但是這種影響確是震撼靈魂的,殘雪稱之為「肉體和靈魂自身的文學」。

但是殘雪的作品放到國外就有不同的迴響,在國外文學讀者圈子裡,殘雪的先鋒文學或新實驗文學,有非常高度的認可,她的小說成為美國哈佛、康乃爾、哥倫比亞等大學及日本東京中央大學、國學院大學的文學教材,作品在美國和日本等國多次入選世界優秀小說選集。

唯一獲美最佳翻譯獎

美國作家蘇珊.桑塔格說,如果要她說出誰是大陸最好的作家,她會毫不猶豫地說殘雪,雖然可能只有萬分之一的大陸人聽說過她。殘雪是目前唯一獲得美國最佳翻譯圖書獎的大陸作家,也曾獲得英國《獨立報》外國小說獎提名、入圍美國紐斯塔特國際文學獎短名單。殘雪的作品深具先鋒氣質和個性化創造風格,是作品被國外翻譯出版最多的大陸女作家,被稱為「大陸的卡夫卡」。雖然這次與諾貝爾文學獎擦身而過,但她仍是20世紀中葉以來大陸文學最具影響力及創造性的作家之一。

#大陸 #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