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府援引《緊急情況規例條例》訂定《禁蒙面法》,希望控制暴亂的蔓延,卻反而激化示威民眾的對抗心態,連日來多個地鐵站被抗議群眾癱瘓,公共設施、一些表態反對暴亂的商業機構、店鋪都遭到破壞,市民工作與生活都受到影響。一波接一波的警民衝突,令人對香港經濟前景感到悲觀。

3月迄今,暴亂事件已嚴重衝擊香港的經濟表現,第2季經濟成長率0.5%,遠低於預期,創下自2019年第3季以來的近10年新低。最新公布8月零售銷售數字,創下年減23%有史以來最慘跌幅。8月訪港旅客劇減39%,僅剩359萬人次,酒店入住率大跌28%。十一黃金周大陸旅客減少超過一半,到訪人次創下9年來新低。

內需不振,外需又受到中美貿易戰干擾而萎靡,下半年衰退陰影揮之不去。高盛最近出具的報告直言,紛擾不休的動亂情勢,將讓香港第3季經濟負成長2%,全年衰退0.6%。

實體經濟數據難見起色,金融市場表現則差強人意。在暴亂不斷的衝擊下,恆生指數持續低檔震盪,頻頻逼近前波低點,港幣則繼續向聯繫匯率制度下的弱方兌換保證7.85邁進,資金外流現象也有加劇情形。根據香港金管局統計,8月香港銀行存款急遽減少約1111億港幣,創下1年多來最大跌幅,8月外匯存底較7月減少156億美元,是有史以來最糟紀錄。國際評等機構惠譽時隔24年後,首度調降香港主權信用評等,前景展望更從「穩定」改為「負面」,香港金融情勢險峻可見一斑。

不過,要特別強調的是,不管是實體經濟或金融市場的表現,都還屬於短期流量數據的呈現,不代表香港經濟與金融的長期趨勢。香港超過170年金融發展史累積的根基,讓香港成為全球資金進出最自由的經濟體之一,也是首屈一指的國際金融中心。英國智庫Z/Yen每年發布,被廣泛用於衡量全球金融中心排名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數,2018年香港仍居第三,僅次於紐約與倫敦。

再從聯合國貿易暨發展會議(UNCTAD)發布的《2019年世界投資報告》來看,同樣可以發現,統計至2018年底為止,香港外人直接投資存量高達2兆美元,排名全球第二,僅次於美國。國際清算銀行(BIS)每3年一次的調查報告亦指出,2019年香港是全球第四大(亞洲第二大)外匯市場,日成交金額超過6000億美元。顯然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底蘊相當充足。更何況,香港背後還有中國大陸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在支撐。

猶記得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香港在國際金融大鱷聯合狙擊下,股市連番重挫、外匯存底大量流失、聯繫匯率制度差點不保,金融市場幾近崩盤。而同時間,經濟嚴重衰退,出現近半世紀以來連續5季負成長的最糟表現(平均負成長5.3%)。但最後能順利走出陰霾,就是得力於中國大陸背後的金援,提供源源不絕的外匯儲備,做為強力後盾,才得以擊退國際炒家、打出膾炙人口的一戰。

不容否認,短期香港經濟與金融情勢在反送中事件的衝擊下,確實存在下行壓力。不過,相較於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期間,兩者的危急程度仍相差甚遠,如果亞洲金融風暴香港都能挺過,現階段的香港就沒道理會崩潰。特別是現時香港對大陸而言,仍是一個對外的重要跳板,也有一定的緩衝作用存在。更不用說,大陸此刻正積極推動新一波改革開放,加大力度吸引外資,香港作為資金進入大陸的門戶,其重要性不言可喻。

大陸絕不樂見香港的失序與殞落,也會全力支持香港現狀的維持與未來的發展與繁榮。但這個假設有一個前提,就是香港不能背離一國兩制,這是北京的底線。香港反送中是以防衛一國兩制為開端,希望確保一國兩制的貫徹,現在卻出現破壞一國兩制的勢頭,淪為港獨的戰場。一旦底線被跨越,中共不得不以武力介入,將是香港災難的開始,相信全世界,尤其台灣更不樂見。港府面對反送中的民意反彈應該謙虛自省,但對付港獨極端勢力必須果斷,不容柴薪之火蔓延,傷害香港170年金融基業。

#香港 #一國兩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