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砸下大把銀子,「台灣Pay」勉強與Line Pay、街口支付齊名,不過你可能不知道,台灣Pay根本沒有電子支付執照,自始至終就不是個Pay,充其量是個行動ATM,國家支付品牌就只是「掛羊頭賣狗肉」的一場騙局。

行動支付浪潮席捲全台,彷彿掛上了個Pay字就能Pay了,這是「台灣Pay」的成立初衷。原因很簡單,在民族主義操弄下,企圖凌駕市場機制,好像台灣非得有個自己的Pay,然後沒有任何策略,只顧演好演滿。

於是乎,台灣Pay從一開始就虛應故事,下頭的人知道上頭的人不懂,把台灣行動支付改了個名,叫「台灣Pay」,就讓人以為有與Line Pay、街口支付一拚的能耐,但從使用率看,就知道這是個「自嗨」的做法。

上頭的人好呼攏,「台灣Pay」也開始催眠自己,每天Pay叫來叫去,彷彿得到了阿Q式的勝利。於是乎,台灣Pay沒有花時間去準備、去申請該有的執照,只顧著粉飾太平給上頭看,哪有實力與對手競爭。

台灣該不該有國家支付品牌,見仁見智,但台灣Pay有八大公股行庫當後盾,不應該做得零零落落。更扯的是還相互打架,銀行自有支付品牌與台灣Pay造成使用者混淆,品牌效應自然難以打開,演變成難看的宮鬥劇。

其實台灣Pay不是不知道、也不該不知道,台灣Pay自始至終就是用行動ATM的本質,去假扮電子支付業者,所以很多業務根本不能做,如今隨著業者間的競爭轉趨激烈,紙包不住火,面臨「國王的新衣」被拆穿的不堪。

平心而論,財金公司硬要站在第一線打品牌,是不自量力,但見獵心喜、阿諛奉承的心態,恐怕才是最難堪的一面,也拖累政府推動電子支付的速度。

「掛羊頭賣狗肉」不是不行,但總有被拆穿的那天,如今財金公司轉向幕後做QR Code共通標準,擺明是在抽腿,畢竟明眼人都很清楚,台灣Pay自始至終就是資格不符,硬吹「國家支付品牌」這牛皮,如今快吹破了。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