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在駐日本福岡分處的國慶酒會,會場螢幕上顯示的一份安倍首相署名的賀函,在酒會當天就引起了關注,見獵心喜的媒體立刻就發了新聞稿,也有媒體就這份賀函中稱我為中華民國一節大作文章,用來佐證蔡政府不斷宣稱與日本關係極佳且屢有突破的說法。

但高興不到一天,日本首相府在公開記者會中說安倍首相並沒有發出福岡分處展示的那封賀函,發言的首相府副官房長官岡田直樹還補上一槍說,對於台灣,日本政府的立場就如1972年日中共同聲明所載,讓人頗有回到了47年前之感。

日本這次由首相府親自否認發出一封首相署名給他國的賀函的作法,可謂舉世罕見,一來是應沒有國家的駐外機構會為了區區國慶酒會搞一個不實的駐在國政府首長的賀函,二來是首相府地位崇高,怎會為這種事親自而非由外交機構如外務省或交流協會出面否認。一個外交事件,倘係由政府最高層級如首相府出面說明,即在說明這件事嚴重性,而說明的性質係在明確否認另一個國家特定作為時,則顯示對這一特定作為的強烈不滿,且有加以否定澄清之高度必要性。

當然,日本首相府選擇這種做法,最難堪的就是蔡英文政府了,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被號稱關係親密友好的日本政府公開賞了幾記耳光,不僅在國內面上無光,在國際上更威信掃地,屬於我國對日外交的一次嚴重挫敗。

蔡政府對這件嚴重外交挫敗的回應,起初尚稱理性,外交部稱賀電係福岡分處接獲長期信任的政壇友人轉交,該處事後注意到賀電必非出自日方署名單位,主動了解日方未列入官方紀錄。蘇貞昌在立法院答詢時則稱這事何其重大,更應嚴謹,沒查證就公布確有不當,應該查處。

若事情就此慢慢落幕,傷害也應會就此打住。但駐日謝長廷代表竟冒出外交很微妙、日方沒說信是假的之辯詞。這種說法除與外交部及蘇貞昌的說法有所出入外,更直接挑戰了日本首相府對本案的說法。立法委員管碧玲也表示安倍的賀函經安倍胞弟親自證實是可信賴的,屬外交突破。

謝長廷、日本首相胞弟、管碧玲都不是事件的第一線當事人,說出與本案當事人的安倍首相及駐福岡分處都未曾說過的事,有人會信嗎?

駐日外交機構這幾年接連出了包括駐大阪蘇啟誠處長在任所自戕等大案子,但最後都不了了之。這次日本首相國慶賀函烏龍案,自外交角度看,對我國在日本乃至國際間的誠信傷害至鉅,蔡政府不能再視而不見。同時,日本與我國關係密切,不容在外交上一再出事。蔡政府應藉著這次首相賀函烏龍事件,認真檢討缺失,選派適任人選駐日,不能一再靠謝長廷一人在出事後憑詭辯來粉飾太平,任憑因人為因素造成的國家利益受戕害事件一再發生。(作者為退休外交官)

#說法 #賀函 #謝長廷 #分處 #安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