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跨虹聯盟日前寄信給國際人權聯盟(FIDH),要求參與在台灣舉行的年會,但未能如願;昨天在會場一樓舉行快閃表達抗議,也將在台北舉辦首場「跨虹高峰會」。聯盟呼籲衛福部應廢除「禁止性傾向扭轉治療」函釋,教育部應把跨虹者列入性別教育中才完整。

「跨虹者」意謂從同志身份轉變成非同志身份,主張同志不是天生的,是有可能轉變的。國際跨虹聯盟昨天在圓山大飯店舉行快閃活動,近百名國際跨虹聯盟成員穿上印著「敢」字的T恤、跨越彩虹,象徵恢復非同志身份。

國際跨虹聯盟成員之一的吳英俊說,跨虹者是多元聲音的一部分,但卻屢屢遭同志運動打壓,教育現場也無法讓跨虹者在校園發聲,衛福部的函釋更阻止他們接受任何生理或心理的諮詢與醫療協助,等於阻斷其醫療權與社會福利,這是違反人權的政令,但「變性者都可以,為何跨虹不行?」台灣的社會、政府應更認識跨虹者,不應受差別待遇。

來自台灣的跨虹者佩佩說,從小不喜歡穿裙子,小學三年級時意外收到同志團體的訊息,小五時就向同學公開表示「我喜歡女生」,至今已有過4段伴侶生活,但每段感情無法滿足她的情感需求,讓她反思「同性戀是我要的嗎?」因此選擇結束15年的同志生活,也鼓勵大家可以勇敢走出來。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副祕書長彭治鏐則表示,國際上的研究指出,透過外在的方式強迫改變性傾向,影響當事人甚劇;而若再把「跨虹」放進性平教育,似乎暗示喜歡同性是錯誤的,讓父母尋求改變自己孩子的性傾向,但應該推動的是讓台灣社會可以接納有同志傾向的孩子。

#國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