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之爭已經由最初的貿易糾紛延伸到高科技戰、金融戰、軍事力展現,甚至是地緣政治競爭。從川普總統這1年多來發言可清楚看出,早先針對大陸享有鉅額貿易順差的批判,只是合理化他升高美陸對抗的藉口,遏制中共的勢力擴張才是真正目的,而近期可能達成的階段性協議只不過是兩強爭霸戰的插曲,讓彼此有喘息的機會。

美方常以「競爭與合作」來描述與大陸的互動,陸方則喜歡用「鬥而不破」4個字表明「不怕打、願合作」的立場。過往的美國政府較著重合作關係,以協助經濟發展的和解模式引導大陸融入國際體系,藉此軟化北京當局對現行國際秩序的敵意。中共領導人向來對美國的和平演變意圖抱有高度疑慮,雖歡迎緊密的經貿往來,卻不願接受體制改變,反而想藉經濟改革取得的政經實力向外擴張,也造成兩強日益升高的利益摩擦,這種對峙狀況最後在習近平掌權及川普上任後終於引爆了。

歸根究底,當前的美陸衝突其實是兩位領導人的意志衝撞,亦即習近平「集權民族主義」抗衡川普個人的「經濟民族主義」。習近平早先提出的「中華民族復興」及「中國夢」就是以國富民強為包裝的一黨體制,而川普在競選期間提出的「讓美國再次偉大」政見,其實是「西方優越感」的同義詞。

美國國務院政策規畫主任史金納今年4月曾提到當前的美陸較量與冷戰時期的不同之處,在於「這是與一個很不同的文明和不同的意識形態之間的爭鬥,這是第一次我們將面臨一個強大的競爭對手不是高加索人種」。這番話雖遭到華府的智庫圈強力批判為「種族主義的偏見」,也應該不會付諸於具體政策文字,卻赤裸裸地披露川普的真實內心。對中共而言,高舉民族大纛的背後,其實是至今仍無法抹去的歷史屈辱,因此習近平希望以「百年建黨、百年建國」的光榮感,召喚人民無條件服膺共黨專政領導,進而提升中國在全球事務的發言權。

因此,在兩人各自盤算下,雙方的戰略安排出現極大差異。基於防患於未然的考量,川普政府藉對產品加徵關稅的手段,擴大對大陸高科技業的限制與打壓,也在台海及南海施展中共短期內難以匹敵的軍事力量,目的當然是希望北京當局俯首稱臣,願意接受美國獨霸地位。

反觀已獨攬大權的習近平,既要維持經濟成長以利社會及政權穩定,又必須展現不向外部勢力屈服的強硬形象,才能與他多年塑造的「親民強勢」領導風格相襯托。因此,在民族主義壓力下,他的選項其實不多,一方面希望盡速完成貿易談判而不會讓大陸經濟傷筋動骨,另外也催促香港政府早日讓「反送中」抗爭落幕,以免傷及「一國兩制」的完整性,更不用說長期下來對他領導威信的傷害。

香港《南華早報》近日以「陰陽」形容相倚相賴的美陸關係,其實也點出習川的私人互動事實上已牽動全球格局,各國無不盼望兩人能在這次的談判過程各讓一步,不要繼續凌遲國際社會了。夾在兩強之間的台灣,是否該思考可能的美陸互動新走向,重新回到「親美和陸」的正常軌道,維持與兩強的平衡交往,方能避免突如其來的衝擊。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