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布朗山布朗族鄉老曼峨村村民在採摘古樹茶。(新華社資料照片)
雲南布朗山布朗族鄉老曼峨村村民在採摘古樹茶。(新華社資料照片)
普洱茶是以古樹茶揉製,但市場茶餅品質魚龍混雜,圖為示意圖。(取自新浪微博@雲南雲鼎茶業)
普洱茶是以古樹茶揉製,但市場茶餅品質魚龍混雜,圖為示意圖。(取自新浪微博@雲南雲鼎茶業)

「不喝古樹不甘心,喝著古樹不放心」,目前大陸普洱茶市場上備受追捧的「古樹茶」,央視財經頻道日前踢爆,市面上號稱「古樹茶」商品氾濫的亂象,據當地商家透露,大多用古樹茶混入小樹茶或台地茶,製作而成的「拼料」茶餅;別說一般消費者真假難辨,就連商家本身「都看不出來」。

雲南為世界公認的茶樹發源地,也是普洱茶的原產地,分布於雲南的古茶樹群落,向有世界茶葉的「活化石」美譽。放眼大陸的茶葉市場,包括「古樹茶」、「古樹純料」、「古樹頭春」等,打著「古樹茶」招牌的各種普洱茶難以勝數,價位由數十(人民幣,下同)到數千不等的古樹茶,讓消費者眼花撩亂。

借古樹茶外衣價翻倍

央視財經頻道日前的調查報導,走訪西雙版納景洪市的告莊景區,只見某家商店貨架上,冰島古樹、易武古樹、班章單株、老樹金磚、賀開古樹、昔歸古樹等,各大知名茶山的「古樹茶」應有盡有。當被問及真假,店主巧妙回答:「古樹純料我這沒有,這個是拼料,就是有一點古樹,還有一些其它小樹拼湊的。」

所謂「拼料」,就是茶餅裡雖有古樹茶,但混入小樹茶或台地茶。相較於樹齡百年以上,生長於森林之中的「古樹茶」;「台地茶」則是密植高產、出自現代茶園,通常樹齡較短,品種較新。店主自曝,每款茶的生產季節,以及產自哪個寨子、樹種,若消費者「看得出來那就出鬼了。別說你,我們都看不出來」。

位於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西部,離景洪50公里的猛海,為大陸茶業界公認的世界茶樹原產地中心地帶。當地一名茶葉批發商坦言,穿上古樹茶的外衣,茶葉價錢馬上翻倍;「像我這裡賣35元,零售價一般賣180元,起碼翻兩、三番。我一年差不多能賣掉幾十噸茶葉。」主要加工材料則為台地茶,價格不到40元。

官方出手保護高端茶

不論原料為何,只要加上「古樹」、「名山」的包裝,隨意標價即可對外銷售。這一切,在猛海的茶葉批發市場,早已成為公開的祕密。針對市面上的「古樹茶」亂象,7月雲南省推出《關於保護好古茶山和古茶樹資源的意見》,要求全面調查、摸清全省古茶樹、古茶山資源底數,並於2020年前建立長效管理機制。

雲南省省長阮成發也建議,普洱茶應建立全過程、全鏈條的品質追溯體系,高端茶更需達到「一餅一碼」,突出唯一性,讓消費者買得放心、喝得舒心。

小靈通 古樹茶

又名「大樹茶」,指存活百年以上的喬木茶,在雲南版納茶區、臨滄茶區、普洱茶區、寮國北部豐沙里省擁有古樹群落,數量稀少。若按一些所謂「骨灰級」茶友的標準,300年以上樹齡的茶樹才能被冠以「古樹」之名。(賴廷恆)

#茶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