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選戰方酣,各種廝殺見刀見骨,輿論更是首要戰場。綠營正在販賣一種論調,將「韓粉」區分切割為地方派系、買辦、傳統軍公教及「庶民」等4種類型,前3種因為切身利益受綠營侵犯,因而痛恨民進黨,「庶民」則是社會邊緣人,奢望韓國瑜登大位後,進行財富重分配而「發大財」,輕蔑韓粉的心態表露無遺。

這種論點認為,地方派系、買辦和傳統軍公教,都是在國民黨體制下恩庇扈從的受惠者。對地方派系而言,對韓國瑜政治投資若成功,就可以奪權,從利益被分配者轉成參與者,是穩賺不賠的生意;對買辦和傳統軍公教而言,物質主義和經濟發展是他們心目中現代化的唯一指標,他們對綠營強調的自由民主、言論自由、分配正義、轉型正義或公民社會不滿,視為對其信仰系統的解構,對其「既得利益」的清算,視這些「進步價值」為洪水猛獸;想發大財的真庶民,則不清楚一旦韓國瑜登大位之後,利益全被上述3種勢力瓜分,輪不到這些社會邊緣的庶民分享。而出任韓營國政顧問團的專家學者,其實是在做一本萬利的生意─勝選入府、敗選返校,原本就是壟斷台灣學界的霸權。

這種觀點充分反映綠營人士的心態,認為政治或社會運動完全以「私利」為出發。從某個角度看,這不能說全錯,凡是人都會追求自我的生存和發展;但若認為政治或社會運動全是為了私利,那可就大錯特錯。若只有私利而沒有公益,那麼黃花崗之役和辛亥革命都不會發生,那可是要犧牲身家性命的賠本生意。所以,用「韓粉」的四大組成都為了私利來挺韓,進一步以「無利可圖」來分化「庶民」的說法,既不會讓韓粉接受,也無法讓非韓粉的中性選民看扁韓粉,因而轉投綠營。

其實,韓國瑜的支持者或被稱為「韓粉」者,大多贊成綠營自認的「進步價值」,例如言論自由必須受到保障、集會結社必須受到尊重、正義需要轉型、不當黨產必須歸公、同性戀必須受到尊重、所得分配必須公平,韓粉們大概都會同意。他們反對的,是在每一項進步價值的追求上,綠營做出來的卻都是自私自利、粗糙無比,或者搞選擇性正義,弄得進退失據、荒腔走板,才搞得天怒人怨,紛紛支持韓國瑜參選。

綠營主張的幾項「進步價值」,上次公投都端上了檯面接受公民檢驗,台灣社會很清楚地否定了綠營所謂的價值,包括躁進的核能政策、過頭的同婚政策、橫柴入灶的東奧正名等。韓粉不是維護舊價值,而是反對夾帶太多選票利益算計、做法又粗糙無比的進步價值。年紀較大的韓粉們看出,韓國瑜具有類似蔣經國前總統的「鐵漢柔情」特質,希望他來帶領台灣走出困局,才會全力支持。也有韓粉擔心兩岸爆發戰爭的風險提高,希望停止兩岸對抗。綠營將「為台灣前途擔憂」的公義思考窄化為報復或防止個人既得利益的喪失,反而彰顯綠營人士慣於用利益看待事情。這或許有時候正確,但對韓粉的觀察卻是差之千里。

一些地方派系支持韓國瑜,是對民進黨政客貪婪、分贓作風反感,終於出現一個「如果我貪汙,請將我關到死,我不會要求假釋」的瀕危政治動物,才全力相挺。軍公教當然是年金改革中的受害者,但這群知識分子只要「欺之以方」也可以接受,年改卻只看選票、毫無章法,至今蔡政府無法回應為何不處理最早會破產的勞退部分,所以他們憤怒不平。至於所謂「買辦」,應該藍綠都有,但既是買辦,大概會躲在角落伺機行事,何苦當辛苦的韓粉?認為參與國政顧問團是沒損失的投資也大錯。許多顧問們在名單公布後立刻受打壓或放話威脅,「利益」立刻受損,連申請科技部計畫都擔心被莫名否決,何來壟斷學界或「學霸」的可能?

韓粉力量沛然莫之能禦,原因很簡單,過去20年台灣3度政黨輪替,國家卻愈來愈糟,人民日子愈過愈苦,強烈希望改變現狀。藍綠政治人物顯然還沒有看懂,尤其綠營,顯然是要再重複一次高雄市長選舉的失敗,才會開始認真面對庶民起義的理由。

#韓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