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是以「片刻」為單位,而「關鍵時刻」則會是你永生難忘的記憶。

心理學有項實驗,要求受試者進行3次的痛苦試驗。第1個試驗,雙手得浸在盛滿攝氏14度冷水的桶子內60秒。第2個試驗時間改為90秒,但在最後30秒鐘,水溫會調高1度。第3次痛苦實驗,則是讓受試者選擇要重複第一次或第二次試驗。這是一個簡單的問題,就好像在問:你寧願被掌摑60秒或90秒?結果,69%的受試者選擇時間較長的試驗。

心理學家發現,人們在評估一項經驗時,往往會忽略或忘記時間過了多久,這種現象叫做「過程忽視」。人們反而是根據兩個主要時刻,來評估這次經驗,一是最好或最糟的時刻,稱之為「巔峰」,二是結束的時刻,叫它作「峰終定律」(peak-end rule)。

這項研究也間接說明了為何你去迪士尼樂園玩時,儘管排隊排得要死,但滿意度還是很高。因為你只會記得太空山的巔峰時刻,和米老鼠大遊行的結束時刻,而其他擁擠等待的時刻則大多被淡忘。

《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暢銷書作家、史丹佛大學商學院組織行為學教授希思兄弟,繼暢銷書《創意黏力學》、《改變,好容易》及《零偏見決斷法》後,再推出高峰之作《關鍵時刻:創造人生1%的完美瞬間,取代99%的平淡時刻》,書中提出了「關鍵時刻」的重要性。

為什麼一位被宣判只剩3個月可活的癌症患者,能從容與親友告別,並將大限將至視為祝福?一位利用跑步走出情傷的失戀者,能幫助他人發現慢跑的樂趣,並打造讓數萬人熱情參與的「懶骨頭5公里慢跑計畫」?這些答案的共同點是:小小的行為也能產生巨大能量,我們都可以打造自己以及他人有記憶點的體驗,創造人生中的關鍵時刻。

希思兄弟說,要打造關鍵時刻需具有四大要素:一、提升:跳脫日常慣例,不按腳本走;二、洞察:離開舒適圈,發現事情真相的頓悟;三、榮耀:克服挑戰,獲得成就、展現勇氣;四、連結:營造共享的意義,建立親密關係。

回想一下,你生命中影響你最深遠、讓你改變最多的,是不是也是那些少數的重要時刻?很多時候,這些決定性時刻的發生被歸諸於機率,但其實我們可以主動出擊,將「平凡時光」轉變為「難忘體驗」,並把握使人產生頓悟的「啊哈時刻」,扭轉人生,改變命運。

從此來看,選舉也是如此。尤其在台灣,候選人先前的政績與表現,恐怕都不是勝負關鍵。陳水扁在高滿意度中落選台北市長,在兩顆子彈中連任總統,周子瑜事件讓國民黨大敗,反送中讓蔡英文民調飆起,那韓國瑜呢?經歷過韓流1.0版後,能改變韓流2.0版起死回生嗎?關鍵就在於能不能創造「關鍵時刻」。畢竟台式民主,大多不是投「一時之選」,而是選「一時之爽」。(作者為書展基金會董事)

#打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