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已成為世界專利大國,聯合國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WIPO)公布《2019年世界智慧財產權指標》報告,大陸蟬聯全球專利申請數量最多國家,從2017年138萬件成長至154.2萬件,年增率達11.6%,連續8年排名世界第一,比排名居次的美國(59.7萬件),多出將近1百萬件。具有品牌象徵意味的商標(trademark)與工業品外觀設計(industrial design)申請數量,大陸同樣都位居世界首位,占比甚至比專利還高,超過5成。WIPO明白指出,中國大陸是推動近年全球智財權飛快成長的主要推手。

大陸經濟改革開放歷經40多年,產品生產與製造逐漸轉向技術自主化或供應鏈在地化,大量專利申請案件隨之產生。另一方面,近年來大陸為了從製造大國轉型為製造強國,擺脫盜版仿冒山寨王國惡名,扭轉製造品質低落刻板印象,積極推出各樣財政資助與租稅補貼,鼓勵民眾申請專利。由上而下雷厲風行的結果,不僅強化智慧財產權保護概念,也讓專利及商標申請成為全民運動,進而推升大陸成為專利大國。

在外部市場需求部分,面對全球經貿環境的鉅變,大陸不只是要追求從製造大國轉型為製造強國,甚至想進一步從世界工廠轉型為世界市場。由此衍生的龐大終端消費市場需求,在成本效益的催化下,理所當然成為各國發明人蜂擁而至的重大誘因。根據大陸國家知識產權局的統計,2018年大陸全部的專利申請案件中,大概就有1成的比例來自外國企業與創新人士。主要原因就在於目前各國專利權保護,普遍採取「屬地主義」。也就是說,專利本質是一種國家特許的壟斷權力,必須向各國專利負責機構申請並成功取得專利權後,才能獲得保障。大陸14億人口的終端消費市場,無疑是支撐這股專利成長趨勢的最重要力量。

不過,高居世界第一的專利申請數量排名,卻沒有讓大陸在智財權保護的領域,獲得相對等的名聲與尊重。關鍵在於大陸的專利量重於質,濫竽充數十分明顯。就評斷專利價值的角度來看,大陸相對缺乏具有基礎性及原創性的專利。目前大陸專利申請分為發明、實用新型與外觀設計3種類型,其中發明型是普遍被認定最有影響力也是最能代表科技實力的專利,權利期限高達20年,足足較另外兩類多出10年期間。然而,2018年全年大陸審結的專利案件中,發明專利的占比24%,連四分之一都不到,顯示大陸在專利的品質上,仍有很大進步空間。

另一個判斷專利是否具有份量的指標,為全球通行的專利合作條約(Patent Cooperation Treaty,PCT),是作為申請多國或跨國專利的一個重要途徑,也常被企業用於專利布局的策略上。大陸近年來雖急起直追,但WIPO的統計指出,2018年大陸PCT申請數量仍落後美國,與專利申請件數幾乎是美國的3倍之多完全不同。更不用說,申請數量並不等於最終落地取得專利授權的數量,在在意味,大陸專利在「質」與「量」上並不對等。。

專利代表一個國家的科技研發實力與技術創新能力,大陸這幾年來為追求經濟與產業結構的升級轉型,在這些方面,的確做了很多努力,也取得一定成效。只是只有「量」沒有「質」的專利結構內容,很難讓大陸做到真正的脫胎換骨。以華為被禁用google應用服務為例,即使2018年華為在PCT申請數量以5405件高居榜首,但因為缺乏所謂的「核心專利」(一種必定會被用到無法避開的專利),且短期間內難以找到替代品,使得智慧型手機業務將面臨嚴峻的挑戰。

特別是在中美貿易爭端持續當下,美國政府的制裁可能造成全球尖端技術的兩極脫鉤,大陸必須強化科技自主能力。美國已加緊防範技術非法外洩,8月起將禁運物件向研究機構擴大,美國國會正推動法案授權聯邦政府阻止華為收購專利,美國的對抗措施勢必妨礙華為的技術創新。

大陸必須強化專利品質,從專利大國轉型為科技強國,加快技術自產化,全面提升科研與技術能力,才能擺脫技術依賴。

#國家 #轉型 #大陸 #美國 #世界 #申請 #專利大國 #申請數量 #技術 #專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