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於9日即令軍事委員會辦公廳主任徐永昌:「我軍應全部準備動員,各地皆令戒嚴,並準備宣戰手續。」17日的廬山談話,雖然表示「抗戰到底」但是硬中有軟,仍不閉交涉之門。迨平、津失陷,和平絕望。

10月上旬,中共紅二(朱德)、紅四(張國燾)兩方面軍由川康地區到達隴東,與紅一方面軍會合,約計兵力七萬之眾,8日,莫斯科方面通知中共中央,要他們到寧夏定遠營,準備接運俄援,因此,中共的「逼蔣抗日」籌碼,大有增進。

取消寧夏接運計劃

20日,張學良密至太原,與閻錫山協商「聯共抗日」。據張回西安告知留在西安的紅一方面軍參謀長葉劍英說:閻有意「聯晉軍、東北軍、紅軍全力抗戰;並將綏遠之固陽、包頭、五原、安北、臨河五縣給紅軍,同時支持宋哲元抗日。」惟其條件,如蔣不領導抗日,他始不顧一切去犧牲。

蔣於和平統一兩廣後,於22日來到西安,督飭剿共。此時正是紅軍西渡黃河進攻寧夏,指向定遠營,以便接取俄援。被胡宗南、毛炳文的中央軍擊退。紅軍奪取寧夏計劃,被迫中止,主力東移。莫斯科方面遂即通知中共,取消寧夏接運計劃。

蔣於西安督飭剿共時,並策劃綏遠戰役,派陳誠赴太原,與晉綏當局協商「綏防問題」。陳主張以湯恩伯之中央軍,假晉軍旗幟,襲取張北,同時以傅作義部襲取商都,蔣亦來電催促實行。議久不決,閻錫山擬赴陜與蔣面議。陳回西安,與蔣商談殘共渡河北竄之方向及處置辦法,蔣告之曰:「增加中央部隊於綏遠,可對華北倭軍形成脅制之勢。」

29日,蔣移駐洛陽,指揮綏遠戰役,31日為蔣五十誕辰,閻錫山、張學良、傅作義等,均到洛陽為蔣祝壽。蔣則藉此與彼等商討戰事,與傅商決收復百靈廟之準備部隊與下令時間。與閻、張商剿共策略:

甲、限制其向東奔竄,勿使挑起中日戰爭,貽害黨國。

乙、限制其向北竄,勿使與外蒙聯絡,打通接濟之路。

丙、限制其在寧、甘、阿拉善邊境,而設法解決之。

上項策略,適與張之意圖相反,無異秘知中共也。11月17日,蔣飛太原,與閻商討,決取攻勢,佯攻商都,主攻百靈廟。並對閻說:「如再延時間,則陜北殘匪,雖不欲竄綏,亦必藉抗日而竄綏矣。至此,則赤匪與偽蒙同來,更難應付。」閻乃允可出擊,24日,傅作義部光復偽蒙的重要根據地百靈廟。

於此可以了解綏遠戰役,主動發之於蔣,名為對日偽蒙軍作戰,實際目的,是為防止共軍入據綏遠,乃一石兩鳥之計也。

傅部光復百靈廟後,張學良向蔣上書「請纓抗敵」,謂「今者前鋒既接,大戰將臨,就戰略言,自應厚集實力,一鼓而挫敵氣。則調遣良部北上,似已其時。」顯然的,這是張要以其東北軍夥同共軍進兵綏遠,以行彼等「抗日聯軍」之約。為此,毛澤東兩次致電其在北方的負責人劉少奇,要他急須同晉綏當局成立友好關係,以便利紅軍行動。條件是:晉綏允許紅軍參加抗日戰線,劃定一定防地;紅軍願意服從閻的統一指揮;派出代表駐在晉閻、綏傅處。

蔣對張之要求,未能允之;毛之目的,自難達成。西安事變由此起也。惟張終於幫助中共達成了「逼蔣抗日」。

西安事變後,中共再度改變統戰策略方針,由「逼蔣抗日」變成「聯蔣抗日」。從此結束內戰,一致對日。至此國內政局,大有轉機。王世杰記曰:今年(1937)新歲,政府中人乃至一般社會的感觸,頗與過去三、四年異。舒慰之情頗顯著而普遍。蓋過去一年間,國家雖遭受幾次絕大凶險,迨屆歲除均獲一種意外結局也。日人之外交與軍事壓迫,一時雖有釀成戰爭之危,終究則中日外交談判,並未產生任何協定;綏遠方面,日人助匪偽進攻,終究則為我軍戰敗。兩粵反抗中央,終究以和平方法促成一個新的統一局面。12月12日(1936)西安張(學良)、楊(虎城)叛變,終究因全國輿論之攻勢與各方之斡旋,蔣院長中正于同月25日安返首都。這都是大眾引為欣幸的大事。而全國豐收,開民國以來新記錄,尤于全國人民以極大之安慰。

國共和解,中國統一。蔣對日本,不再退讓,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發生,蔣於9日即令軍事委員會辦公廳主任徐永昌:「我軍應全部準備動員,各地皆令戒嚴,並準備宣戰手續。」17日的廬山談話,雖然表示「抗戰到底」但是硬中有軟,仍不閉交涉之門。迨平、津失陷,和平絕望。蔣曰:「平津既陷,人民荼毒至此,雖欲不戰,亦不可得;否則,國內必起分裂之禍;與其國內分崩,不如抗倭作戰。」因於8月7日,開國防黨政聯席會議,決定主戰。

於此亦可了解,蔣於此時「決定主戰」,乃迫於內外情勢也。

對日戰略方針,不再是一面抵抗,一面交涉,而是持久抵抗,抗戰到底了。

國際路線公理戰勝

九一八事變發生,蔣曰:「注重外交」,「力禦外侮」。隨即提出「應先提國際聯盟及非戰公約各國,以求公理之戰勝。」惟張學良主張「急謀與日交涉,早日解決」。蔣不以為然。日本外交當局,除拒絕國聯撤兵決議外,亦要直接交涉。蔣則堅持訴諸國聯,理由是:

世界非僅一日本,國際非僅恃強權。日本占領東三省,就是破壞東亞和平,破壞世界和平。日本軍閥不明此理,無異自絕於世界。

實際上,國聯對中日問題,已無能為力。1933年2月14日,國聯大會以二十四票對日本的一票,通過十九國委員會報告書,接受該會不承認「滿洲國」的建議。算是最大成就了。日本亦自此退出國聯,以為不受國際約束,對華侵略,更是肆無忌憚。長城戰役之抵抗,雖較淞滬戰役為壯烈,終不敵日軍炮火之猛烈。是以戰敗後的塘沽協定,不啻「城下之盟」。自此以後兩年多的時期內(綏遠戰役前),對於日本之壓迫,只有消極的退守,而無積極的抵抗。 (待續)

#綏遠 #紅軍 #準備 #戰役 #寧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