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韓國瑜參選高雄市長,原本藉藉無名,不旋踵間,韓流乍起,席捲全台,藍綠競爭的態勢為之丕變。1年來,韓粉的聲勢、動能、堅韌與持久,令人動容,也讓人詫異。

這像結晶實驗:原先燒杯中的溶液清清如水,毫無動靜,當我們在燒杯下緩緩加熱,水中轉瞬間出現結晶微粒,毫不顯眼,下一刻,好像有生命似的,更大顆粒的結晶,有模有樣地向外增生,有稜有角,或大或小,結構類似,熠熠生輝,幻化出七彩折射的光暈。

近日讀1981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卡內提的名著《群眾與權力》,他稱呼一些新生、有動員力的團體為「群眾晶體」,正好體現了我的結晶學觀察。卡內提認為,群眾晶體是小而嚴密的團體,有嚴密的界線和深遠的恆久性,成員的信念與行動力讓人一眼看到,印象分明。

以這個觀點來分析韓粉的形成,可謂絲絲入扣。韓國瑜曾為這個「群眾結晶」的核心信念定調為「中華民國派、九二共識、莫忘世上苦人多」。但很多人對這這一組「通關密語」並不買帳,韓國瑜的民調上不去,黑韓勢力也有核心化、結晶化的趨勢。

有人開始勸韓國瑜向「中間」移動。韓國瑜的反應是:「你可以討厭我,票不投給我,但必須了解我」,他只要求民眾給他片刻的傾聽,打開「不以人廢言」的空間,而不打算妥協,也不願意搖擺,裝模作樣騙選票。這種鮮明的漢子作風更堅定了韓粉的向心力,韓國瑜似乎只在乎盡其在我,「我心原本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也在所不惜,寧為玉碎,不為瓦全,悲壯感的張力更加強了韓粉的凝聚力,成了「金剛核心」。

距離總統大選還有60天,鋼鐵韓粉的分明性、孤立性和恆久性,與環繞在四周騷動的、潮水般來回沖刷的,以及靜靜伏流的群眾形成了不可思議的對比。韓流形成的急速過程、沒有明確組織的有機性,以及無法預測的擴張和消散,三者懸疑交纏,造成韓粉集體焦慮與亢奮;外界的攻擊與內在懸疑對於「結晶群眾」是張力也是助力,即使處在劣勢中,他們仍堅忍,內在信念的同一性形成無比的黏著,廣場的人潮固然一次又一次地散去,總在下一個必要的時刻迅速集攏,身體緊靠著身體、國旗招呼著國旗,疑懼消失,群眾又一次療癒。

然而,造勢人多不保證投票能贏,如何由核心往外擴張成了關鍵。現在前行政院長張善政成了韓國瑜的副手,「國政配」給韓粉的金剛核心加上了月暈外緣。張原非國民黨籍,「國政配」還等待國民黨中常會通過,也正好印證「韓國瑜+韓粉」大於國民黨的勝利方程式。(作者為大學教師)

#韓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