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長柯文哲自從創建「台灣民眾黨」後,明面上身兼台北市長與黨主席雙重身分,實則還隱藏著「2024總統候選人」的第三重身分,而前兩項工作都是在為了讓柯文哲跨上更高政治位階鋪路。柯文哲想耕耘藍綠以外的新空間,是看準了選民對長年藍綠惡鬥的厭倦,但如果不能從國家長遠發展的高度直面兩岸議題,那麼民眾黨將只是柯文哲的政治精算工具,到底能給人民什麼樣的未來,還是個大問號。

蔣渭水、林獻堂等人於1927年創立「台灣民眾黨」,蔣渭水過逝88年後柯文哲創黨使用完全相同的名稱,有向前輩致敬、承襲先賢志業之意。蔣渭水因治警事件被起訴時,在族群欄寫上中華民族,並在答覆法官詢問時說,身為日本帝國的國民是政治的現實,但他屬於中華民族,這是民族文化的事實,血緣文化的傳承是無從改變的。相對之下,未從政時自稱是「墨綠」的柯文哲,當上台北市長後曾以「兩岸一家親」進行兩岸交流,最近一段時間卻視「兩岸一家親」如蛇蠍,刻意對兩岸議題保持曖昧,對不同的人說不同的話,他的民眾黨對兩岸關係也毫無論述,這不是見樹不見林,而是功利搖擺。宣稱承襲先賢的柯文哲,似乎只把「台灣民眾黨」視為工具。

柯文哲在創黨時說,他的中心思想就是台灣的整體利益跟人民的最大福祉,最重要的理念就是讓人民過好一點的生活。他批評藍綠兩黨長期以統獨議題作對抗,以意識型態治國,導致國家一直空轉內耗,因此民眾黨主張的台灣價值是「民主、自由、多元、開放、法治、人權、關懷弱勢、永續經營」,對外關係上則是採取務實路線,爭取台灣最大的生存空間,確保主體性。

這些批評和主張很能得到民眾的認同,畢意統獨惡鬥意識型態治國已讓台灣空轉20多年。民眾黨主張維護的台灣價值,也是台灣民眾都很珍惜的生活方式,問題是,台灣要先有一個安定的生存環境,以及充沛的經濟商機,才能為這個家園提供安全繁榮的發展機會,才有可能成就並維持諸多的台灣價值。而藍綠之所以惡鬥不休,和兩岸關係對台灣造成的巨大壓力有關,民進黨政府慣常用恐中牌製造「芒果乾」,把主張兩岸和解的對手扣上紅帽子,自己再扮演台灣民主捍衛者角色。偏偏良好的兩岸關係才能為台灣的經貿與國際空間提供機會,以致於蔡總統就任後兩岸陷入谷底,台灣的處境江河日下,內部的撕裂與爭執愈演愈烈。

柯文哲聲稱組黨是想讓人民過得更好,那就不能迴避最攸關台灣發展的兩岸問題。到底兩岸之間的定位如何?如何重啟對話展開協商?兩岸有那些共同的交集點?如何緩解大陸在經貿、外交、軍事上對台灣施加的壓力?柯文哲及民眾黨都沒有給個說法。柯文哲想推人進立法院當關鍵第三黨,那麼對10年協商要到期的《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到底是什麼態度?到期不續約台灣將不再獲得關稅減免?民眾黨覺得如何?

有人譏稱民眾黨是「一人政黨」,因為民眾黨是托著柯文哲的政治光環而生,缺乏基層組織,也沒有政治大咖,網路上的空氣票最後能不能開得出來,實在很難說。但政治領域原本就是群雄逐鹿,在全球反建制風潮下,柯文哲跳脫藍綠確實有其吸引力,不過,民眾黨不能只想靠選民討厭藍綠來撿漏,必須對國家政策有具體的主張。柯文哲提出2020大選主要訴求是「藍綠推兩邊,民眾擺中間」,但民眾想要過好日子,兩岸議題不解決絕無可能,兩岸好台灣才會好,兩岸關係搞不好,台灣不可能好得起來。

民眾黨宛如白紙,沒有台獨黨綱,和大陸也無宿怨,其實在兩岸議題上可以有更大空間,也應該展現不同的思考創意。柯文哲須記取蔡總統的錯誤,思考如何讓僵化的兩岸關係解套,取得讓大陸願意合作的基礎,首先就要從擴大交集建立信任開始。兩岸關係複雜敏感,需要長期努力才能建立相互信任,從而實現合作與和解。柯文哲如果真的對國家前途人民福祉有使命感,就必須真正承襲蔣渭水、林獻堂等先賢對民族的認同,正面面對兩岸議題。

#民眾黨 #柯文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