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鵝從鄱陽湖上空飛過。(圖:許南平)
天鵝從鄱陽湖上空飛過。(圖:許南平)
成群結隊的天鵝在鄱陽湖棲息。(圖:許南平)
成群結隊的天鵝在鄱陽湖棲息。(圖:許南平)

江西鄱陽湖,大陸最大的淡水湖。古稱彭蠡澤、彭澤或彭湖,唐代詩人王勃在《滕王閣序》中的名句:「漁舟唱晚,響窮彭蠡之濱」,描述的正是鄱陽湖上的漁民捕魚歸來的歡樂情景。最近,鄱陽湖煙波浩渺,九江、都昌、永修幾大保護區內,7萬餘隻小天鵝或在覓食或在自由飛翔,遠處是暮靄中的山巒,畫面如夢如幻。

生態攝影家餘會功、王筱華、萬憲等6名護飛志願者再次進入湖區,尋找並拍攝鄱陽湖珍稀候鳥。在九江東湖水域,上萬隻小天鵝或在天空盤旋、或在水裡嬉鬧,場面蔚為壯觀。而在都昌和鄱陽湖核心保護區大湖池,往日靜謐的湖面被歡快的天鵝熱鬧非凡,鄱陽湖成為名副其實的天鵝湖。

遷徙路線引發關注

科研人員介紹,今年到鄱陽湖越冬的小天鵝數量非常驚人,目前已達到7萬隻,這還不包含在外湖和鄱陽縣濕地公園的數量。科研人員說,這些年來,九江東湖等鄱陽湖內湖境內都會聚集大批小天鵝覓食,因為這有大面積的野生荸薺,這是小天鵝最喜歡的食物。

鄱陽湖保護區科研人員文思標稱,科學家們曾在亞馬爾半島為6隻小天鵝安裝了衛星追蹤裝置,其中5隻小天鵝都往南飛越泰加林,經過鄂木斯克和新西伯利亞後,分別停留在距新西伯利亞200公里處的Ubinskoye湖,然後向東─東南方向飛越阿爾泰山脈,旋即在烏布蘇湖停留2天,再次向北飛行穿過俄羅斯邊界到達伊朗卡克鎮附近一個海拔1200公尺的湖泊,在那裡停留了12天。之後再次啟程,3天飛行3150公里到達上海郊區,最後飛抵最終越冬地──鄱陽湖。

2015年,江西省野生動植物保護局對鄱陽湖區越冬小天鵝進行衛星定位跟蹤研究,至今已跟蹤22隻小天鵝個體。其中,跟蹤18號個體667天,獲得15570個定位記錄,記錄了該個體從鄱陽湖到西伯利亞的兩次完整遷徙路線。

水生植物達4萬平方公尺

今年以來,九江市投資800多萬元人民幣對東湖等濕地開展生態修復工程。通過沿湖岸線整治、水質生態修復、湖泊水生植物調整等一系列方式進行生態修復,在原有的觀鳥亭周邊新建設一片生態綠地。目前,已經種植喬木1163棵、鋪設草本植物5萬平方公尺;在湖中種植芡實、荸薺等水生植物4萬平方公尺,為當地鳥類及越冬候鳥提供食物,優化候鳥越冬環境。

柴桑區港品街鎮東湖護鳥隊共10名護鳥員,在每年10月至翌年3月,護鳥員都各自在自己的責任區從早上6時巡護到晚上12時,發現湖裡有異樣的候鳥,他們便下湖抱起候鳥送到就近的醫療室救治,親自打針、餵藥。在大家的努力下,這些年來,來東湖越冬的候鳥逐年增加,據統計數量已超過3萬餘隻,小天鵝2萬餘隻,全球不足1000隻的青頭潛鴨,東湖就有200餘隻。

#候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