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3天的包圍、對峙,香港理工大學動亂告一段落,香港局勢似可稍為緩和,但美國國會橫添變數,快馬加鞭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眾院議長裴洛西在議場宣示,美國一致支持熱愛民主自由的香港人民,也完全支持他們為自由而戰,但在現實世界,香港法案本身除了道德上的象徵意義,無助於解決香港問題,卻使中美強權面對的共同難題增加更多變數。

在美中談判貿易協議最關鍵時刻,川普面臨了任內最困難的外交及經貿決策。在華府一片反中的氛圍下,競選連任的川普不能對中共示弱,只能選擇簽署。

香港反送中得到許多國際同情與聲援,美國國會更是示威者的生命線。但《香港法案》除了標示民主與人權理念外,也充滿了政治算計。制衡中國的崛起已成為明年美國總統大選的指標性議題之一,而香港局勢更是其中焦點。川普政府的「印太戰略」首要目標也是防止中共在區域內擴張勢力,但他更期望能在美中關係上樹立個人的外交成就,特別是解決美中長久以來的經貿問題,民主自由及人權並非主要關切事項,最近香港抗爭不斷上升,川普保持緘默,民主黨刻意要暴露他的弱點,並伺機奪回政權。

但過度政策操作令國會忽略了兩個重要事實,經歷5個多月的反送中示威已經變質,香港警察的強制鎮壓固然受到批判,訴諸暴力的「勇武派」也逐漸喪失正當性;以及香港是中國的特別行政區,屬於中國的領土,美國國會的行動除有干涉內政的爭議,令示威者誤以為得到美國支持,更加恣意妄為。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最近表示,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香港當前最緊迫的任務;中共從外交部到香港特區政府等7機構針對美國國會通過法案發表聲明,強烈譴責美國干涉內政,並強調將採取堅定反制措施。反送中示威方興未艾,另一場中美間政治風暴儼然形成,首當其衝的就是美中迫切需要,並關係全球經濟的美中貿易協議。因此,除了美國國會外,幾乎所有的利害相關者都是輸家,所造成的「連帶損害」更是難以估算。

第一階段中美貿易協議顯然不如外界預期樂觀,香港問題一直是最敏感並無法排除的外部因素,到目前為止,中美雙方都表現相當節制,避免影響解決貿易糾紛,但國會的行動使這枚定時炸彈提早浮出水面,中美雙方當務之急在使香港問題與貿易協議兩者徹底脫鉤,以化解危機。

即使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及保護香港法案成為法律,還是要由行政部門落實執行,如美國每年審視香港的自治程度、是否合格享有特殊的關稅待遇簽證等,都需要行政部門的裁量及執行,這就有很長的時間與很大的空間可以運作,可降低其衝擊強度。

依規定,川普必須在10天內決定簽署或否決,一旦簽署,中共方面必然有最強烈的反應,習近平也將面臨如何反制美國卻不影響貿易協議的兩難決策。美中貿易戰與香港局勢交互影響,再加相關法案,使情況更為複雜,對國際金融股市及經貿投資行為都有負面效應,如何化解僵局,但看川習兩人的政治智慧了。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川普 #美國 #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