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具中國特色」的治理模式,和西方確實很不同。大陸強調「社會主義民主」,也就是「無產階級民主」或「人民民主」,是指國家權力屬於人民,透過國家代理「民主」,達到絕大多數人的民主。模式與價值和西方截然不同,從這點看,大陸所謂「社會信用體系」受西方抨擊就不難理解了。

在台、港,「信用」指的是個人透過聯徵機構,紀錄下個人借貸和還款紀錄等資訊,申請信用卡要有保證人或薪資證明。而大陸推動的「社會信用」,就不僅是信貸,如阿里旗下「芝麻信用」要求具備個人信用史、行為偏好、履約能力、身分特質及人脈關係等;官方更繁複,與工商、稅務、社保打交道的紀錄都要有。包羅萬象的要求,衍生了人權界限何在的爭論。

大陸早在2014年頒布《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畫綱要》,計畫2020年全面實施「社會信用評級系統」,收集所有人資料作為信用評分指標,透過分數高低建立紅、黑名單,對所有人獎勵或限制,藉此教化及提升社會道德。

以第一個試點的徐州睢寧為例,每人積分1000分,當你被指詐欺客戶、無力還貸、非法集資、廣告不實或行為不文明,都可能被扣50分、甚至100分。但如果每周回家看父母,協助老人過馬路,捐血或當義工,都能加分。人分4等級,一旦分數低於600,可能面臨公布姓名、限制旅遊、禁止搭機坐高鐵,甚或禁買股票、子女不能入學等處分。

依大陸發改委統計,至去年底透過百度成立的「信用中國」平台,已打通44個中央部門、32個省級平台及12家民企信貸資料庫,包括芝麻信用、騰訊徵信等,總合為社會信用評分,至今歸集到黑名單的資訊已逾2000萬條。

拜大數據、人臉辨識等高科技之賜,北京、廣東等地明年就將全面實施新體制。但這套體系勢必面臨爭議。北大法學院教授沈巋就指出,失信懲戒制度與「法治國」相違背,信用體系行政人員不是法官,無權決定民眾該獎該懲。蘇州一位大媽過馬路闖紅燈,牆上LED告示牌立即顯示大媽姓名,哪裡人,甚至住址,這恐已涉侵犯隱私權及人格尊嚴。

不過不少人卻擁護這制度。世界銀行年初發布《營商環境報告》,大陸從去年78名提升到今年的64名。世銀認為,信用體系是原因之一。不少民眾也認為,建立誠信標準,詐欺減少,社會變得更祥和。

大陸是異質化社會,治理方式確實不易,或許身在其中才能理解。只是這樣的模式,在西方肯定不被接受。但用西方標準治理現階段的中國,結果會如何?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