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事件時臺灣公局臺北分局(太平町延平北路)的火柴、香菸等存貨被拋到路中央放火焚毀,火光沖天。(作者提供)
二二八事件時臺灣公局臺北分局(太平町延平北路)的火柴、香菸等存貨被拋到路中央放火焚毀,火光沖天。(作者提供)

由中山南路自行前來的群眾、及大稻埕與萬華等地群眾,高舉旗幟,其間亦有持日本軍刀、扛鐵棍、抓木棒,甚至有少數持土槍及手槍者夾雜其間,敲鼓打鑼,高呼口號,鋒湧前至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今行政院)向陳儀請願。

不知誰喊了聲「打!…」,喊聲未落,「打打」「打打!打打打!…」的喊聲此起彼落,二﹑三百名憤怒群眾逐漸圍攏,查緝員與警員乃四散逃命。時卡車一輛遭焚,查緝員趙子鍵遭圍毆傷重,傅學通則掙命奔逃到永樂町,但人群仍尾追不捨。時傅學通突被人抱住,萬分情急下鳴槍一發,以期抱者釋手,惟擊中剛自屋裡跨出年約二十歲的陳文溪(當晚十一時左右傷重不治身亡);眾人突受槍聲震驚,追勢稍鬆,傅學通即乘機衝出,后與聞警至出事地點查察的組長楊子才相遇;是(27)晚,傅學通與其他查緝員共六人被送往憲兵隊看管。當群眾獲悉肇事者已被送往憲兵隊,原先團團圍住台北市警察局的部份群眾,乃復齊擁轉圍憲兵隊。是夜濛濛霏雨,時大時小,群眾也隨之時退時圍。至於台北市警察局前的群眾,直至天色曙光,武裝警察抵達,眾始散去。

群眾湧圍肇事

是(27)日晚九時左右,另有部份民眾湧至台灣新生報,要求刊登此事,代總編輯吳金鍊(台灣台北)因奉有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宣傳委員會不得刊登此事的指示,而加以拒絕,群眾乃擬以汽油燒燬報社相威脅,吳金鍊不得已請社長李萬居(台灣雲林)出面。李氏應允刊登此事,群眾始離報社,次日該報以五號字體刊登百字左右的消息。

當晚,「台灣省政治建設協會」成員為此緝菸事件臨時召開會議,決定次(28)日舉行抗議活動。「政治建設協進會」當時即受不少群眾擁護,其中大部份是大稻埕及萬華一帶人士,有的是半流氓或地方角頭(本案死者陳文溪即為人稱頭兄大流氓陳木榮的弟弟、彼等帶有手下兄弟1,000餘人),經連繫後都準備次日參加抗議活動,另該會成員呂伯雄與廖進平(日據時期台灣民眾黨的組黨人之)並起草抗議條文,後者復令其就讀台北商業學校任學生自治會會長之子廖德雄,於次(28)日晨到校,召集各校學生,於上午11時後至長官公署向陳儀抗議。

2月28日上午8時許,在台灣省政治建設協會的策動下,大稻埕民眾聚集大橋頭廣場,由該會成員台北市參議員張晴川任總指揮。

是日大早,流氓頭密婆吉林秉足獲悉死黨好友陳茂已的三叔陳文溪遇害,即出面找各路兄弟,率眾自舊市場江山樓(當年為台北市有名的娼妓聚集地)一帶出發,豎抗議標語白布條,隊伍約百來人,經迪化街、南京西路、延平北路、北門、忠孝西路、重慶南路,向台北專賣分局前進。是時,群眾亦沿街打鑼通告罷市,全市商行立即響應,相率關門閉戶。

另一方面,聚集在萬華龍山寺的群眾,則遊行至南昌街專賣局抗議,由於該局無人出面,部份激動群眾乃進入專賣局,將物資搬出焚燒,並毆打外省人。隨後此批來自萬華與來自大橋頭的兩路群眾合集,浩浩蕩蕩進向專賣局台北分局(位於今重慶南路)。將近中午,人潮衝進該局,見職員即毆,打死二名外省人傷四人,並將該局內所存的各種菸酒及箱櫃等物,全部搬出拋至街上,置成小堆,以汔油澆灌焚燒,火舌足足有十多公尺高,濃菸直向晴空上升。

衛兵開槍擊斃3本省人

下午一時半左右,由中山南路自行前來的群眾、及大稻埕與萬華等地群眾,高舉旗幟,其間亦有持日本軍刀、扛鐵棍、抓木棒,甚至有少數持土槍及手槍者夾雜其間,敲鼓打鑼,高呼口號,鋒湧前至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今行政院)向陳儀請願。

當時,陳儀正與幕僚籌謀對策,及尋找閩南語翻譯人員準備出見,惟請願民眾迫不及待地與守衛激烈衝突,喊打阿山(外省人)之聲不絕於耳,暴徒則湧前欲衝破士兵警衛界限,奪取衛兵槍枝(並開槍擊傷一名守衛)。衛兵被迫開槍,當場打死三人、擊傷三人、逮捕六人,群眾聽到槍聲,四處奔散。

群眾雖一時被迫驅散,惟隨即四處會聚,流氓乘勢加入,呼嘯糾合數千人,與請願的萬餘群眾,以日語商議後乃四處散開,一時萬人空巷,湧守各處交通要道、各地公共場所、各旅館商店,見到外省人一律毆打,將仇恨傾瀉於外省人的身上。於是大約自下午二時許後,大暴動開始,全台北市陷入極度混亂恐怖之中。是時,本省群眾不分青紅皂白地圍毆路上行走的外省人,有的被打的頭破血流,有的倒在馬路上奄奄一息,有的被打翻在地再被仍進街旁下水道裡。由各地乘汽車火車抵台北的旅客,凡是外省人祗要一下車即遭台人毒打,在台北火車站與萬華火車站被打死的外省人至伙。

當時「外省人在民眾咆哮、忿怒、憎惡、拳頭、腳底、棍棒之下呻吟哀號、求饒、仆地流血、抱頭鼠竄或者竟至斃命」。28日下午,台北市單是太平町中段(今台北市延平北路二段)被打死的外省人即有數十人之多,當天「台北城的每一個角落裡,差不多到處都橫臥著外省人的屍體,到處都流濺著外省人的鮮血」。台灣人胡允恭即描述「外省人被打傷或打死約數百人,馬路上到處有鮮紅的人血.打死阿山(外省人)的怒吼聲,被打得半死者的慘叫聲,交織在馬路上」。此外,「據估計就在二十八日這一天,外省人被打死的便有一百多人,打傷的共九百多人」。(待續)

#台北市 #萬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