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表現低迷的港股,在互聯網龍頭阿里巴巴返港上市後,帶來一點振奮力量。為了減少中美摩擦的衝擊,預期未來將會有更多在美國掛牌的陸資公司,回港上市。

2019年港交所IPO數量較過往下降許多,根據券商統計,截至11月28日為止,在香港掛牌的公司家數僅146家,較上年同期減少21%。原因除了港交所對上市審核標準日趨嚴格外,今年香港局勢較過往混亂,也使得一些公司對於上市態度偏觀望,或是選擇在其他交易所IPO。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阿里巴巴返港上市,如同為低迷的港股IPO市場打了一劑強心針。阿里巴巴是第一家同時在香港及紐約上市的中國互聯網企業,11月26日上市首日的總市值,就高達4兆港元,超越港股市值第一名的騰訊(約3.2兆港元)。

這也使得港交所雖然面臨IPO家數大幅衰退逾兩成的窘境,但今年以來的IPO累計募資金額,仍較去年同期成長8%。

其實這是阿里巴巴第二次在香港上市,回顧2007年11月,阿里巴巴即曾經分拆旗下的B2B業務,以「阿里巴巴網絡」之名在港交所上市,當時是中國互聯網公司最大的上市融資案,也曾經掀起一股搶購熱潮。然而隔年碰上全球金融風暴,阿里巴巴股價也重挫至最低3.42港元,僅剩招股價的7成。

2012年,阿里巴巴宣布以13.5港元進行私有化,從港交所下市。然後回購了雅虎持有的股份,再來則是確立了同股不同權的股權結構,只是這樣的結構不符合當初港交所的規定,阿里巴巴遂轉至美國,2014年9月在紐約證交所上市。

在美國上市的阿里巴巴,也蛻變為結合了電商、雲端、媒體、娛樂、金融的綜合互聯網集團,成為全球市值前十大的重要龍頭企業。這12年來,餵養阿里巴巴壯大的關鍵力量,其一是「雙11」零售,另一個就是支付寶。

2009年才開始的「雙11」,迅速地改變了消費者的購物習慣,到2019年「雙11」的交易額,已高達人民幣2,684億元,金額超過美國感恩節、黑色星期五、網路星期一(Cyber Monday)的總和。支付寶的誕生,則改變了中國人的付費習慣,從現金支付轉為線上支付。

阿里巴巴返港第二上市,在中美關係仍充滿變數的此時,足可理解其背後的思維與策略。畢竟美國總統川普對中政策的不可預測性太高,若股票僅在美國上市,這些陸資企業的股價很容易因為中美關係的好壞,而出現大波動,若多了香港作為第二上市的交易所,將可提供緩衝與保護。

尤其陸港投資人對於阿里巴巴的電商平台本來就非常熟悉,投資意願勢必會比海外投資人更高,在港交所的交易價反而會成為美國存託憑證(ADR)的重要參考價。對於期望股價較穩定的企業來說,雙掛牌不失為一個好方法。

從企業財務來看,雖說阿里巴巴不缺現金,但若多了香港上市募集的資金,則會讓子彈更充足,日後若要收購其他公司將更輕而易舉,行業的競爭門檻也將拉得愈高。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