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經國總統晚年,到了病入膏肓之際,還是撐起來參加中常會。「好幾次,我看他低著頭坐在輪椅上,還以為他因為身體虛弱,精神差,所以睡著了。」李煥卻告訴他:「他是因為痛得受不了,頭垂得低低的,咬牙硬撐!」許水德這才注意到蔣經國總統雙手握緊,無聲地和劇痛對抗著……

蔣經國總統雖然鼓勵部屬多運動以保持健康,但是對於政府高官從事最多的運動──打高爾夫球,卻敬謝不敏。倒不是他不喜歡打高爾夫球,而是這項運動受到質疑與批評。

尊重並關懷基層部屬

「他想,如果他也熱愛打高爾夫球,那麼,就會有許多人陪著他打,無形中等於助長了打高爾夫球的風氣。所以,他認為自己應該當榜樣不要打。」

不僅他自己不打,第一夫人也在他這樣的理念下,放棄喜愛的高爾夫球運動。

蔣經國總統和蔣夫人雖然不打,但是他並不反對部屬打高爾夫球,甚至曾經對許水德說:「為了健康,你還是抽空去打打高爾夫球吧!」

有一次還為了要成全部屬的高爾夫球之約,取消和部屬的會談。

「那時,我常和司法院副院長汪道淵打球。有一次總統找汪道淵談話,汪道淵向總統報告說,下午要和許市長打球,總統一聽,連忙說:『好,你去!你去!』」

蔣經國總統不僅愛護部屬,也很尊重部屬。「有一次,他準備調任臺北市府祕書長馬鎮方擔任部會政次,在調任前,還特別詢問我的意見。」

在此之前,蔣經國總統徵詢部屬意見,重視基層看法的作風,就已讓許水德印象深刻。

有一次,蔣經國總統到國建班與學員餐敘,席中他突然問起大學生助學貸款的事。當時針對此事有兩種看法:一種認為,大學生助學貸款的百分比應有所限制;另一種則認為不應有百分比的限制。

我回答:「大學生助學貸款,不應該有限制,每個學校的貸款者情況各異,不必限制名額,只要由各校自行承擔責任即可。」

第二天,行政院院會即通過,大學生助學貸款不必予以限制。

「由此可見,蔣經國能夠傾聽基層的意見。而且,由於他非常重視基層,所以與各地縣市長全省走透透,以了解民間疾苦。」

蔣經國總統還是第一個推行本土化的人。他先透過教育界的吳兆棠,培訓本土子弟。

「吳兆棠老師很早就告訴我,未來的省立高中校長及教育局長,都將由本省籍人士擔任。」

而執行蔣經國總統本土化理念的人是李煥。李煥成立國建班,以培訓未來內閣閣員。

「國建班有一半以上的學員是本省籍人士。可以說,國建班是為了培植本土人才而設的。」

依許水德的看法,蔣經國總統之所以積極提拔本省籍人才,是因為:「在日治時代,受到良好教育的臺灣人非常少。但自從光復後實施教育機會均等,受過良好教育的本省人愈來愈多。尤其像我、林洋港、邱創煥、吳伯雄、高育仁、趙守博,或是較年輕一代的陳水扁。所以蔣經國總統計劃,將來大多數的事要交給本省人做。」

和蔣經國總統互動零距離的許水德,將經國總統視為父執輩般的長官。

近距離相處久了,許水德充分感受到,經國總統確實是個表裡如一的人。

「他常常告訴我們:『生活要平淡,做人要平凡,做事要平實。』他本身就是這句話最徹底的體現者!」蔣經國總統雖然貴為一國之尊,卻自奉簡樸到連平民百姓都不如。許水德擔任臺北市長時,曾多次陪同蔣經國總統投票。「每次陪他去投票,他總是穿同一件夾克。」

蔣經國總統過世後,許水德到他長住的七海官邸,裡面僅有簡陋的行軍床、書桌、椅子……儘管生活貧乏,但是全心全意為人民、為國政奔忙的蔣經國總統,內心也許不曾匱乏過。

「蔣經國總統在擔任救國團主任時,常常勉勵青年要『樂觀進取』;勉勵公務員要『犧牲享受,享受犧牲』。」

看來,他本身即已充分享受到犧牲之後的成果。

「蔣經國總統雖然犧牲了物質生活、家庭生活的享受,但卻受到人民尊敬。這就是一種精神上的享受,享受自己所作的犧牲。」這是許水德從蔣經國總統身上的體認。

有一段時間,社會上充斥著「愛臺灣」的言論。在許水德看來,那不過是一句口號。

「真正愛臺灣的,就是像蔣經國總統這樣的人!他一生為國、為公、為民,生活儉樸得毫無任何物質上的享受可言。」

蔣經國總統晚年,到了病入膏肓之際,還是撐起來參加中常會。「好幾次,我看他低著頭坐在輪椅上,還以為他因為身體虛弱,精神差,所以睡著了。」李煥卻告訴他:「他是因為痛得受不了,頭垂得低低的,咬牙硬撐!」

許水德這才注意到蔣經國總統雙手握緊,無聲地和劇痛對抗著……

原來,蔣經國總統是為了穩住大家的心才勉力出席。「像他這樣一位到死還在為公、為民設想的人,才是愛臺灣的典範。」

蔣經國總統對許水德的影響與啟發,是一生一世的。舉凡「新、速、實、簡」的做事態度;「犧牲享受,享受犧牲」的公職信念,以及「生活要平淡?做人要平凡,做事要平實。」的處世態度;還有,蔣經國總統的領導能力,以及與部屬合作無間、關心部屬的風範,都深深地影響著他,讓他一生受用無窮。

民國七十七年一月十三日,蔣經國總統病逝那天,蔣孝武原本要請許水德餐敘,卻臨時取消。許水德當時就惴惴不安地想,一定發生了甚麼事。不久就傳來,蔣經國總統過世的消息。

許水德與幾位中常委,匆匆趕到總統官邸。看到貴為一位總統的蔣經國先生,躺在一張單人行軍床上……

蔣經國總統過世時,許水德深深體驗到政壇冷暖。「先總統蔣公過世時,蔣經國大權在握,所以官員們都對蔣公的葬禮表現得很熱心;但是蔣經國總統過世時,許多人的表現就沒有那麼積極了。」

為了報答蔣經國總統生前對他的厚愛,當時擔任臺北市長的許水德,鼎力協助處理蔣經國總統的葬禮。

撫今追昔,許水德既崇敬又感慨地說:「他真是一位令人永遠懷念,了不起的人物!」(系列完)

#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