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完全執政後,到底還有什麼制度沒有毀壞?因為軍公教過去不太支持民進黨,就修改年金制度,並汙名化軍公教對國家的貢獻。民進黨還大言不慚說,因為年金改革,讓下一代的人都不用為年金破產而煩惱。但攸關多數勞工退休的勞保年金問題,民進黨其實並沒有觸碰;因為公投綁大選輸了地方選舉,就修法把公投與總統大選脫鉤,完全違背了當年推動公投的理念;因為國民黨還是最大的競爭對手,就利用國家機器打擊政敵,以不經法院審理的方式沒收黨產;因為亟需撒幣做政績,竟連審查正義都可以省略,草率通過各項重大鐵路建設案;因為用人唯親,竟連文官體制、黨派中立都可以毀壞,以安插親信位居津要;因為想毀憲獨裁,竟大幅縮減考試委員名額,形同閹割考試權。民進黨執政3年半,毀壞的國家制度早已多如牛毛、族繁不及備載。

繼毀壞了行政、立法、考試、監察權後,如今民進黨最新進度,竟是磨刀霍霍揮向獨立的司法審判權,台灣人民豈能不憤怒?據報載,監察委員陳師孟繼去年約談判前總統陳水扁有罪的法官後,又預計於明年1月約詢馬英九洩密案的承審法官。陳師孟此舉實已違背憲法,假借調查權之行使,徹底侵犯司法獨立。所幸司法界有志之士大有人在,已有將近7成法官連署,堅決反對陳師孟以行使監察權之名,實則干涉司法審判權。

民進黨對司法的踐踏,除了陳師孟外,提名關說司法的柯建銘擔任不分區立委第8名,亦是一例。以民進黨政黨票的實力而論,柯建銘總召幾乎可說是篤定當選,確定得以連任立委。但若以民進黨檢驗吳斯懷的同樣標準而言,柯總召可是扎扎實實的現在進行式。柯總召從第九屆第一會期起至今,都未離開過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何以民進黨不憂心?民進黨不但從未要求柯總召利益迴避,更將其列入不分區安全名單內。顯然,司法對民進黨而言,就應該是有目的性的審判。

事實上,早在蔡英文總統於司改國是會議要求重新表決一事上,就可以知道,真正的司改絕對不是民進黨的改革重點。相反的,具有目的性的司改,才是民進黨心之所向。何以陳師孟監委甘冒侵犯司法獨立審判的大不韙,仍執意對其眼中「辦綠不辦藍」的法官一而再、再而三進行約談?因為,陳師孟所作所為實則是執行蔡英文意志的最後一塊拼圖。沒有司法進行最後的定罪,民進黨所有的努力都將功虧一簣。

因此,與其大罵陳師孟,不如同情陳師孟僅是蔡英文與民進黨的代罪羔羊。要求陳師孟、柯建銘對權力自我節制,在蔡英文與民進黨政權尚未倒台前,無異是緣木求魚。如果人民對陳師孟、柯建銘的作為感到憤怒,不如用選票下架在背後替陳師孟、柯建銘撐腰的蔡英文與民進黨集團才是正道。(作者為立法委員國會辦公室主任)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