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滲透法」之可怕,在於它定義不清、涵蓋廣泛、查證困難且刑罰極重,一旦立法實行,憲法保障的思想、言論自由將受到箝制,對人民權益之傷害難以彌補。

日前監察委員針對前中央社記者郭玫蘭疑涉共諜案等事件提出調查報告,指責檢調涉違反偵查不公開,嚴重侵犯人權,正可以佐證不夠嚴謹甚至是出於政治動機的偵辦,足以對無辜當事人造成實質的迫害,而這正是「反滲透法」執行時很可能出現的惡性效應。

調查報告中羅列了6起事件,其中郭玫蘭事件最令人遺憾。2014年法務部調查局在毫無確切證據下,以涉及共諜案的名義偵辦郭玫蘭,並將姓名照片全都露。查到最後卻是毫無犯罪行為,檢察官也予以不起訴處分。但無辜倒楣的郭玫蘭已飽受司法折磨,名譽受損、中央社工作不保,即使案件獲得不起訴,找工作仍然一再碰壁,靠母親資助過活,4年後死於腦癌,得年才46歲,調查局沒有道歉,政府也沒有賠償,一個無辜者的人生就這麼毀了,不知道當時偵辦人員午夜夢迴,是否曾經有愧?

郭玫蘭案件發生在陸委會主委王郁琦與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王張會」前夕,政壇揣測背後或有政治動機,這當然難以查證,但無論如何,司法偵辦對小老百姓造成的恐慌,對其生活、工作及名譽的衝擊、家庭受到的傷害至巨至大,說是讓人生跌落懸崖也不為過。

「反滲透法」是一部很容易造成冤假錯案的惡法。首先,它對「滲透來源」的定義很模糊,可以涵蓋大陸所有政府部門、社會機構、國營企業,甚至民營企業都設有黨委組織,幾乎所有與大陸交流的人或團體都可能觸法。

其次,所謂的「指示、委託和資助」,受限於我公權力無法行使於大陸,檢調無從查證源頭,莫非還要去函問大陸單位是否曾指示?而「指示」定義為何?學術研討會例行的領導致開幕詞是否算是接受「指示」?如果查不到源頭的證據,要如何偵辦、蒐證?就算硬辦下去,法官又拿什麼證據來判?最後很可能是像郭玫蘭案的悲劇重演,以查無實據告終,但被偵辦者已飽受身心折磨,不死也去掉半條命了。

「反滲透法」給當政者太大的生殺權,很容易成為整肅政敵與異議者的工具,拿著傳聞或網路假消息也能立案偵辦,會被偵辦的,絕對是和民進黨政府唱反調者。不管證據是否確鑿,只要炒熱新聞貼上汙名標籤,就能讓人不死也去掉半條命。民進黨政府專權玩法的行徑愈來愈醜惡,監委陳師孟竟擬約詢判馬英九無罪的法官,這是在赤裸裸地以政治干預司法,法官憤而發起連署抵制,迄今已有1400多位參與。

「反滲透法」刑責極重,動輒處以5年以下徒刑與500萬罰金,但具體到底禁止哪些行為卻沒說清楚。例如影響選舉或公投,是指遊說、登廣告、寫評論、發表影片,還是在臉書上分享?查不到「滲透來源」指示、委託或資助的源頭,就只能查行為,但表達意見的行為不正是憲法所保障的思想言論自由嗎?法中還規定,各級政府機關知有違反情事者,應主動移送或函送檢察機關或司法警察偵辦,這意味威權時期的政風室或「人二」重出江湖,老大哥的眼睛無所不在,誰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什麼言行會被扣上罪名。現在的年輕世代也許不知道被監視管控是什麼感覺,老一代可以告訴你們,那種心靈的箇窒與人生隨時可能被強權摧毀的恐懼,真的很可怕。

民進黨明知「反滲透法」窒礙難行,後遺症嚴重,卻不惜踐踏民主、犧牲程序正義,一是為了選舉造勢,二是為日後打擊異己預做安排。該法削減了人民思想、言論自由的空間,也剝奪掉每個人對自在表述的安全感。但台灣人民可不是被嚇大的,過去曾經打倒過威權,未來也不會容忍當權者的踐踏。如今67%的法官連署反陳師孟,民進黨還不覺醒?還要繼續把台灣改造成綠色恐怖國度?

#反滲透法 #反滲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