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滲透法」定義模糊,處處布下入人於罪的陷阱,就像台灣縣市長赴陸推銷農產品,或是陸企購買台灣農漁產品,維持台灣農漁民的生計,如果這些縣市首長連任成功,豈不變成大陸出錢幫助其連任?

有貿易商表示,如果大陸政府或國營企業向台灣縣市下單購買農漁產品,接單的農漁民算不算接受「滲透來源」的資助?如果這些幫忙赴陸尋找商機、居中牽線的縣市長受到民眾支持而當選連任,算不算大陸影響台灣選舉?

一位福州台商葉哲為疑惑地說,如果他在選舉時對候選人捐款,但這筆錢是在大陸做生意賺來的,而且做生意的對象是大陸國企,如果金流的來源被民進黨政府查出來,難道也算「滲透來源」的資助嗎?

他指出,高雄市長韓國瑜上任後不久即率隊訪問港澳3天,除舉辦貿易洽談會及簽約儀式,並與港澳、北京、上海等多家企業,簽下總計新台幣32億元的訂單;而港澳實施一國兩制,是中國政府底下的特別行政區,這算不算「境外敵對勢力」?韓國瑜此舉是否觸法?

葉哲為擔心,「反滲透法」一旦通過,將來台灣民眾赴大陸交流,要提前一個月申請,事後一個月報告,隨時接受台灣當局的審查,讓赴大陸交流的台灣民眾感到恐懼,不知何時會被扣上「紅帽」,無辜受到審查、羈押、罰款。

葉哲為指出,像是歷年來的「海峽論壇」,福建省邀請許多台灣基層民眾赴廈門參訪,民眾只需自行負擔往返機票,陸方負責落地接待,在廈門或福建其他城市參訪期間,吃住行各種費用均由陸方埋單,「這樣是否違法?」

葉哲為不滿地說,總統府祕書長陳菊在高雄市長期間,曾分別在天津及高雄和時任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密會,她難道沒有義務出面講清楚?駐日代表謝長廷以前去香港訪問也是接受中聯辦接機,還見了大陸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這不就是民進黨最討厭的統戰單位嗎?」

「更別提陳菊赴陸訪問天津等城市,會見當地政府官員時,除了邀請對方到高雄參加市長會議,還建議這些大陸省市和高雄做生意」,葉哲為舉例說,陳菊在會見天津市長黃興國時,就曾懇求對方「給高雄市一個機會」,讓從天津港出發的海上郵輪可以把高雄列入停泊港口之一,帶來陸客旅遊人潮;「這難道不算是受到境外敵對勢力的資助嗎?」

#滲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