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於2019年的歲末年終,透過國會多數優勢,強行通過爭議性極高的《反滲透法》。先不論法案內容是否具有政治性與爭議性,《反滲透法》的三讀過程不但充滿程序不正義,更有違政治常理,嚴重傷害我國的民主政治發展。

事實上,民進黨上半年才大力宣揚「國安五法」的政績,何以歲末就要加碼通過《反滲透法》?顯然,是透過層層堆疊反中動作,加深國人亡國感意象。但何以一個上自總統,下至民進黨各級民代都認為極為迫切的重要法案,卻自始至終都沒有行政院版本?行政院長蘇貞昌僅在媒體上表示制定《反滲透法》有其必要性。

其次,民進黨版的《反滲透法》於去年11月底於院會一讀,隨即逕付二讀。而立法院卻是12月中才停開委員會與院會。時序上來說,扣除復議等待期,民進黨仍至少有1個禮拜的時間可將該法案於委員會討論。何以民進黨欲急就章,跳過國會質詢的方式,強行以表決方式三讀通過?無非就是不希望重演經濟部次長林全能失言風波,以免夜長夢多打亂選舉步調。

或許有人會說,《反滲透法》的三讀過程,也是經過兩次朝野協商與院會大體討論和廣泛討論才完成立法。然而,所謂的朝野協商,在法案冷凍期由3個月改為1個月後,協商制度即已徒具形式,小黨完全喪失與大黨在法案議價的能力。再者,依照立法實務而言,此次所謂的法案大體討論或是逐條廣泛討論,不過是民進黨違反程序正義的遮羞布而已。因為蘇嘉全院長主持的協商會議,不但限制各黨團發言時間,更限制各黨團發言人數,即便在野黨不從也無能為力。

值得一提的是,倘若《反滲透法》真如民進黨所言,不會限制人民自由,何以此次立法院三讀過程,僅有少數民進黨北部區域立委參與院會討論?倘若《反滲透法》真是民意所趨,為何民進黨北部區域立委不爭相向選民表功,卻僅按按表決鈕,盡黨團一分子之義務?顯然,自從韓國瑜喊出民調蓋牌後,所有選戰決策都缺乏民意的參考數據,爾後又爆發楊蕙如豢養網軍帶風向事件,真正參與選戰的民進黨北部區域立委,並不敢用真實的行動力挺蔡英文。相反地,如果國民黨堅信通過《反滲透法》將開啟台灣綠色恐怖元年,不妨視《反滲透法》為民進黨選前所贈的大禮,將總統大選塑造成《反滲透法》的公民複決,透過單一且聚焦的訴求,重新喚回人民「討厭民進黨」的記憶。(作者為立法委員國會辦公室主任)

#民進黨 #反滲透法 #立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