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台灣剛開始推動國際醫療的時候,我們的產值約新台幣29.4億元,相較於新加坡的565億元以及泰國的938億元新台幣,有著不小的差距。

台灣的國際醫療推動約莫十年下來,到了2018年時,我們的國際醫療產值已經上升到125.70億元,似乎有了長足的進步。但推開國際的大門一看,其他國家進步的更快,令人瞠目結舌。排名第一的泰國產值高達2,430億元,新加坡也有994.8億元,而印度更是後來居上,產值高達1,990.5億元。

政府精心擘劃十年下來,台灣和其他亞洲國家的國際醫療產值差距不但沒有縮減,反而有擴大的趨勢,何以致之?背後原因很多,包括:一、台灣不少衛道之士認為醫療為公益事業,不適合產業化,不時地予以打壓,致醫院只能低調進行,而不敢大張旗鼓推動。二、法規限制太多,包括對內、對外的廣告、醫療簽證的時間拖得太長或觀光、醫療簽證轉換的困難。三、醫院為財團法人或社團法人機構的設計,受政府規範多,其海外投資受到管制。四、由於裹小腳、制約太多,多數醫院的國際醫療營收不大,最多的大概只有其營收的1%,以致於沒有誘因投資設備、翻譯人才、大力裝潢等,也沒有能力到海外佈局,設立門診中心、展示中心,進而轉介海外病人至台灣就醫。五、兩岸關係低盪,陸客來台觀光及可能帶來的國際醫療商機(如健檢、美容、重症治療等)也相對萎縮,在客源不足下,投入國際醫療的努力也被澆了不少冷水。六、法規的限制,又碰到醫療專區的設立,在政黨的不同調下,遲遲沒有著落,無法以先行先試的方式,吸引國外的護理人員、醫生,乃至國外病人等,來擴大台灣國際醫療的經濟規模。

在前述多個原因的制約下,台灣的國際醫療缺乏規模經濟,不敢大舉投資、聘人、海外布局等,形成惡性循環。反之,新加坡、泰國,或有主權基金的挹注,或有上市公司的資金支持,可以到目標市場國家(如阿拉伯國家、越南、緬甸、中國大陸等)蓋新式、高級醫院,並成立門診中心、展示中心,進而轉介病人回新加坡、泰國治療。在規模經濟奏效之下,形成良性循環。如此一來,台灣和泰國、新加坡,乃至印度的國際醫療營收的差距,也就越來越大了!

在台灣和其他亞洲國家的國際醫療產值差距不斷擴大之際,我們不禁要問,台灣裹小腳、故步自封,並把醫療限縮在公益事業的模式對嗎?或者應該改變思維、商業模式,大力推動國際醫療呢?

我們認為基於以下理由,認為以更積極的心態、策略,推動國際醫療有其必要性:

第一,全民健保雖然品質極佳,並具國際口碑,但目前全民健保面臨嚴重虧損,無法永續經營,一旦破產,勢必衝擊全體民眾,而受害最大的莫過於無力承擔私人保險的弱勢族群。

第二,全民健保連連虧損的情況下,醫院受到健保署收入的總量管制,不利於醫院投資設備、提升醫事人員的薪水。長期下來,醫院已經被壓縮成一個成本降低(cost down)的血汗行業。

第三,台灣國際知名的醫療產業若能塑造成一個品牌,發揮暈輪效果(halo effect),在推動新南向政策時,擴散效益、澤及其他產業,也可望帶動其他產業的出口。

雖然,衛福部最近一、二年來,積極推動一國一中心平台,鼓勵醫院和其他東協國家醫院合作,進行人才、資源的交流,但缺乏大開大闔的產業化的思維,進展必定相對有限。

我們認為未來國際醫療應加速產業化才能縮短台灣和其他亞洲國家在國際醫療發展上的差距。未來國際醫療勾勒出的願景應該是:「健康醫療加速產業化,力求健保的永續發展。」

而在策略上,一、應該允許財團法人醫院向外投資,在海外目標市場設立門診中心、展示中心,並轉介病人回台就醫。二、加速成立國際醫療專區,放寬引進國外醫師、護理人員,以及廣告、簽證的限制,活化醫療產業,並導入民間的保險資金。三、應有更全方位的配套,以爭取國人的支持。例如國際醫療專區收取的特許費及盈餘,應提撥一定比率回饋給弱勢族群,以爭取民眾對醫療產業化的支持。四、應正名為健康醫療產業化,而非國際醫療,改變名稱、思維,以避免國人的反對。五、應定期盤點從事健康醫療產業化的醫事人員,以及若干名醫在執行國際醫療時,可能對國內醫院的排擠效果,並控制其國際醫療執業時間在一定的比率之下,以避免國人的反彈。

#台灣 #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