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國片《血觀音》主視覺風格鮮明,瘦臉大眼的人物畫作,令人留下深刻印象,創作者柳依蘭透過色彩強烈的作品,傳達她對女性生命及社會議題的觀察,首次在屏東美術館舉辦的個展,要用獨特「依蘭美學」,向國境之南民眾介紹自己。

出生六○年代的柳依蘭,生活中感受傳統社會對女性投射的壓力,這樣的體會也讓她表現在作品中,除了內心掙扎、苦澀與憂愁,還有她對人性的細膩觀察。

借用古希臘哲學家Heraclitus的話,柳依蘭說,「具有真正藝術才華的所謂藝術家,是為了克服物質或精神上的某種缺乏,就會從事藝術創作,以安慰缺乏感,緩和心理的苦楚,而引到想像的世界去滿足。」這也是她最初提起畫筆的創作動機。

指著其中一幅展出作品《在死亡面前美麗如此珍貴》,畫中女性身著中國服飾,長衫上的刺繡可見極傳統的鳳凰、牡丹甚至壽字紋,但手中卻拿著象徵死亡的骷髏頭,衝突美學是她創作一大特色。柳依蘭這樣的表現,也讓她在台灣中生代藝術家中占有一席之地。

#藝術家 #藝術 #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