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伊始,美國無人機在伊拉克首都巴格達擊斃伊朗革命衛隊「聖城旅」司令蘇萊馬尼,使得中東緊張局勢急遽升高,戰雲密布。伊朗最高領袖哈米尼誓言對美國展開「強烈報復」。美國總統川普嗆聲伊朗勿輕舉妄動,若德黑蘭進行報復,攻擊美國人民或資產,美國將「快速且沉重」痛擊伊朗。隨後哈米尼任命聖城旅副司令賈尼接任司令,後者矢言要讓「美國人的屍體遍布中東」。美、伊二股勢力似乎進入兩車對撞危險的懦夫賽局。

美軍對蘇萊馬尼的「定點清除」對伊朗無疑是嚴重打擊,但如果川普認為,此舉將會脅迫伊朗收斂或退縮,可能撥錯算盤了。相反地,此次狙殺,是點燃中東火藥庫的火花。美國2009年即宣告「真主黨旅」為外國恐怖組織,指出其危害伊拉克的穩定。此次局勢升高的導火線是美國去年底空襲伊拉克和敘利亞境內「真主黨旅」據點,隨後親伊朗民兵包圍並闖入巴格達美國駐伊大使館。川普害怕此次事件將演變為1979年伊朗人質事件與2012年班加西使館事件,因此採取激烈的軍事手段。

蘇萊馬尼遭狙殺,使得德黑蘭幾乎沒有任何選擇,只能強硬回擊,因為伊朗仍希望維持區域影響力。在此戰略脈絡下,伊拉克勢必成為主戰場。若美伊開戰,不但違背川普從中東撤軍的承諾,而且將會是一場軍事豪賭。即使美國在波斯灣地區保有軍事優勢,且在武力上遙遙領先伊朗,但伊朗顯然有「主場優勢」,其區域網絡遍及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與葉門,更不用說德黑蘭擁有控制荷姆茲海峽的能力,影響全球石油運輸,因此美國在中東地區的基地依然相對脆弱。

以往的經驗顯示,伊朗幾乎沒有在壓力之下退縮的前例。2018年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對伊朗採取嚴厲的經濟制裁,2019年更將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列為「外國恐怖組織」,這是美國首次把外國正規軍列入恐怖組織名單,但迄今無法逼伊朗俯首稱臣。2018年伊朗在荷姆茲海峽攻擊油輪,9月攻擊沙烏地阿拉伯煉油設施,已清楚展現伊朗在海外用兵的能力。川普政府當時沒果斷行動,等於是給德黑蘭開綠燈,使伊朗持續在中東進行更侵略性的外交作為。

近期伊朗原有民眾因經濟制裁而向政府抗議的大規模示威,如今蘇萊馬尼之死反而使伊朗政府成功轉移焦點,在國內凝聚人心。伊拉克看守總理馬赫迪更譴責美軍空襲行動是「對伊拉克主權的侵略與踐踏」。但即使是危險的懦夫賽局,只要車速沒有快到無法轉向,雙方若能發揮理性,仍有避免戰爭的最後機會。(作者為國立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教授)

#川普 #伊朗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