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教授蘇宏達因評論政府的故宮政策遭查水表。法院以其為言論自由保障的範疇裁定不罰,卻讓人感覺,執法機關是否在擾民、是否有針對性。而刑事警察局澄清,對假消息的查緝並無藍綠之分,只要有人檢舉即會處理。惟若警察將有限的偵查資源集中於絕大部分狀況根本不屬犯罪的「假訊息」上,必會產生資源的錯置,甚至在2019年,警察對觸犯《社維法》第63條散布謠言之處罰規定的查辦案件數竟是2018年的1倍以上,這實在很容易讓人聯想到警察國家。

現今社會每個人每天不僅會接收大量的網路資訊,也很可能將資訊轉傳,甚或評論後分享。而這些分享的資訊若有涉及個人名譽或隱私權的侵害,就可能觸犯《刑法》的公然侮辱、誹謗或洩漏個資等罪。但此屬告訴乃論之罪,在未有人提告訴前警察機關自不宜介入。

至於所張貼或轉傳的內容若無涉個人權利侵害,到底是觸犯《刑法》或者僅是行政不法,目前法制上相當混亂,致可能出現同一行為被立多案調查的情況。尤其是這次選舉,無論內政部或法務部都宣示要打假新聞,不論警察機關或調查局是否會因戮力查緝而在績效上加分,實已對這些機關的公務員造成一種壓力。故同一行為被多個機關調查或者移送之狀況,可能就不會少見。

如以有人於網路上引用立委高金素梅的影片,並評論執政者為落實南向政策而掏空農漁會7千多億來說,確實有所誇張,但根據《社維法》第63條第5款的規定,散布謠言要足以影響公共安寧,才可處以行政罰。類如此等貼文或轉傳,很明顯是基於對政策的批評,任何人觀之,也不足以產生恐懼或恐慌,自不可能符合法條要件。故就算警察移送到法院,法官也必裁定不罰。

然而因此等貼文涉及農漁會,於《農業金融法》裡竟還有5年以下有期徒刑,且得併科1000萬元以下罰金的刑罰規定。而因網路的無遠弗屆,若被人同時告發於不同地檢署,即便司法機關不起訴或無罪為終,也已使被告南北奔波,受長期的精神煎熬。

這1年多來,執政者對於打假新聞,無論在修法與執行上,可說是不遺餘力。但須注意的是,所謂謠言、流言、假新聞等,到底如何判斷?若一切消息僅能以官方發布為準,不就使社會成為一言堂?更現實的問題,就第一線執法的警察機關而言,若查到散布謠言者是上級官員,是否真的敢於查辦,實在也得打個大問號。如已被起訴的楊蕙如網軍案,背後是否有人為教唆或動用官方資源協助等,已遭外界質疑,但執法機關卻未見進一步的偵查。若果如此,所謂打假訊息,就只能是對平凡百姓的威嚇工具。(作者為真理大學法律系所副教授兼刑事法研究中心主任)

#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