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已經經歷了這麼多次的政黨輪替,可惜至今還沒有太多政府高層真正重視台灣文史。

文史,包括了語文、文化以及歷史。以語文來講,族群媒體已經林立,但是會講母語的人真的有變多嗎?恐怕沒有。為什麼?因為就算學校教,還有一堆族群電視台與電台,但都只淪為形式,要有實際的誘因,學生才有學習動力。舉例來說,應該不只原住民,而是所有母語學得好,升學都加分。

其實學母語的最好方法,就是跟家裡的長輩學。父母親如果母語已經沒學好,就跟祖父母、外祖父母學。未來升學,應該指定用母語講出自己的家族歷史,這不但讓學生有動力學習,也可以鼓勵他們多多用母語跟祖父母或外祖父母請問家族的歷史。只要列入升學加分題,一定有助於母語普及,也可以提升閱聽族群媒體的動機。

身為台灣人,當知台灣史。結合家族史有助於母語傳承,但更廣大的台灣史,還是需要政府認真挖掘還原及普及。民進黨不喜歡國民黨的中國史觀,卻常靠向殖民的日本史觀,令人不解。以台灣本位還原台灣史,有這麼難嗎?

過去幾年,筆者花很多時間在研究台灣歷史,越研究越感慨,越深入越心酸。遠者不論,被稱為台灣新文學之父的日本殖民時期彰化仁醫賴和,對近代台灣貢獻深遠。這樣一位偉大的人士,居然至今連一本完整的傳記都沒有!真不知道那些口口聲聲愛台灣的政府高層,何時真正關心台灣史?

筆者有心為賴和寫一本真實的傳記或歷史小說,也已經寫了數萬字劇本。在這過程中,發現賴和非常關注台灣最大民變事件「萬生反」的主角戴潮春,引發筆者對戴潮春的興趣,又因為研究戴潮春,赫然發現當時平定「萬生反」的霧峰林家家主林文察,一生更是充滿精彩的傳奇。結果,賴和故事寫了1/3,戴潮春故事寫了開頭,反而林文察的故事後來居上,先寫完了16萬字的《台灣血皇帝—霧峰林文察》歷史小說,1月底出版。

在撰寫台灣歷史小說的過程中,深深發現許多台灣人對這段台灣歷史幾乎完全不了解。林文察手刃殺父仇人而成為階下囚,後來從戎,參與平定太平天國,被曾國藩誇是第一戰將,短短5年內就變成從一品的封疆大吏,品秩還在長官曾國藩與左宗棠之上。正在如日中天之時,林文察忽然殞落,享年只36歲。事件背後,大有清廷鎮壓台灣人的陰謀,先前卻一直淹沒在歷史之中。

柯文哲曾演講台灣史而哽咽,令人印象深刻。愛台灣?請政府高層先真正重視台灣文史。

(作者為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中華傳播管理學會理事長)

#台灣 #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