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院是代表民意監督行政權的制衡機關,立法委員獲得民意授權,理應貼近人民的心聲,如果只顧著拍馬黨中央、搶奪執政資源、踐踏民主價值,必然造成民主倒退。回顧蔡英文總統上任以來民進黨立委的表現,不但自我矮化甘為黨中央的打手,更淪為蔡總統和行政院的橡皮圖章,失去制衡功能。這樣一個「有黨意、無民意」的政黨,如果繼續國會過半,專擅濫權勢必變本加厲。

權力如魔戒,足以讓滿懷崇高理想的民主鬥士,變成貪權枉法無所不用其極的政治惡棍。走過威權歲月的人還記得,當年民進黨如何在威權體制打壓下,抱著入監甚至家破人亡的決心,以螻蟻之力對抗鋪天蓋地的強權機器。那種悲壯的對抗,出於勇氣,出於對民主自由的嚮往,更出於為下一代打造一個人民當家做主幸福國度的希望。

民進黨先賢中,很多人留下了令人敬佩的風範,包括慈祥親切的黃信介、赤誠熱情的盧修一、勤儉認真的陳定南、爭取言論自由自焚的鄭南榕,他們都曾在國會、街頭或媒體為推動民主改革而全力拚搏,為的不是個人的權位名利,而是心中對民主自由的信念。

但是如今,取得了執政權的民進黨,不像革命團體倒像個幫派集團,曾經的崇高理想已拋諸腦後,所思所為無不以抓緊權力掠奪資源為依歸,早已忘了民主自由的最低價值底線。民進黨在立法院有多數席位,雖說在政黨政治下,黨籍立委要遵循黨的政策路線,但負責反映民意、制衡行政院的立法院,本身應是進行台灣民主運作最重要的場域,立委應該要對政策作積極的論辯推敲。即使是民進黨籍立委,也沒有不思考、不質疑就對黨政高層決策照單全收的道理。

立法院是權力分立制衡的一個基石,不是執政黨、總統府或行政院的小弟,然而,民進黨立委卻把自己的角色變得很小,在黨內決策過程及立法審議中無法據實反映民意,不敢強烈反對黨高層做出違反民主壓制自由的政策,以致於黨內決策幾成一言堂,立院黨團成了打手兼橡皮圖章。

民進黨立委最大的問題,一是唯府院黨高層馬首是從,二是無視民主自由的基本原則。例如「一例一休」搞得天怒人怨,黨產會行事違反法治理念,卡「管」難看至極,《公投法》修法沒收人民的公投權,《反滲透法》侵害言論自由,這些惡行惡法,都不曾看到民進黨立委提出諍言,過去勇於挑戰威權、捍衛民主的質疑聲音到哪裡去了?

黨籍立委擁有民意基礎,在黨內決策過程中,應有一定份量的話語權,也應該對自己的使命與責任有自我期許,至少在看到黨政高層作出違反民意或踐踏民主原則的政策時,要基於理念及全民利益扮演剎車的角色。但民進黨立委卻自我閹割,令人失望至極。這樣的立法院,不是民主的捍衛者,而是掌權者專擅濫權的幫凶。

民進黨作為一個對抗威權、從弱小到茁壯的政黨,無論在國會還是在街頭,都是一路流血流汗狠狠鬥過來的,和在安逸年歲中變得溫吞的國民黨截然不同,民進黨的集體性格是鬥性十足、幫派性格濃烈,傾向於把外界的批評視為攻擊並狠辣反擊,內部則派系傾軋,並視傾軋結果進行權力與資源分配。

鬥性強固然讓民進黨面對外界時火力十足,但也變得有鬥性、沒人性,尤其在取得權力與各種豐沛的政經資源後,最重要的目標不再是民主價值,而是無限長地延續政權。一個曾經有鄭南榕為爭取言論自由犧牲的政黨,如今卻毫不猶豫地通過《反滲透法》,這個政黨的鬥性與權力慾,已經讓它背離民主價值而且不再自我反省與自我約束。

2020大選就要投票了,如果立法院民進黨過半,就意味民進黨違法濫權沒有受到懲罰,反而還得到鼓勵。這將讓民進黨官員與立委們更肆無忌憚打壓異己、吃香喝辣,台灣民主自由與社會正義的基石將進一步崩解。為捍衛民主資產與政治清廉,用選票對民進黨說不,絕不讓民進黨繼續藉國會多數為所欲為。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