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此次選舉,代表民意的立法院各政黨席次也跟著重新洗牌。基本上,第10屆立法院依舊維持一大一中兩小、4個黨團的格局,只是代表泛綠陣營的實力將更為堅強;相對地,代表泛藍陣營的席次則更為萎縮。雖然說,敗選的原因很多,但就選舉的結果而言,幾個以服務為主的現任立委未能連任,沒有總統候選人的台灣民眾黨、時代力量,選得比有總統候選人的親民黨還好。顯見,在單一選區制下,候選人論述能力在選民投票抉擇時有一定比例的重要性,而小黨透過議題主攻政黨票也絕對大有可為。

此次選舉結果,國民黨可謂面臨比2016年大選更大的挫敗,完全與前年九合一地方選舉的氣勢呈現截然不同的結果。未來,立法院國民黨不但少了相對友善的盟友親民黨外,更可能面臨台灣民眾黨的步步進逼,順勢取代國民黨的問題。

以第9屆立法院的經驗推論,第10屆立法院民進黨利用人數優勢,以大軍壓境之姿強行通過爭議性法案絕對不足為奇。除此之外,民進黨勢必會複製操弄亡國感的經驗,在新國會中不斷提出象徵代表台灣主權意識、轉型正義的法案,逼迫國民黨在相關議題上進行立場表態。只是,第9屆國民黨多半還可以選擇以軟弱方式應對,因為多數情況,親民黨並不會奇襲國民黨,國民黨只要專心面對民進黨、時代力量兩個泛綠黨團即可。國民黨尚可用意識形態的差異淡化論述不足的窘境,但在第10屆立法院的生態下,多了目前意識形態色彩相對不明顯的民眾黨競爭,倘若國民黨再不從論述上、議事規則上的攻防下手,恐怕下一次的立委選舉,國民黨與台灣民眾黨角色就會出現立即互換的情況。

值得一提的是,過去為人詬病的黨團協商制度,很可能在第10屆立法院正式走入歷史。事實上,黨團協商制度,早在將法案協商的冷凍期從3個月改為1個月後,即已蕩然無存。黨團存在的價值,只剩下提案權與多聘幾位公費助理服務委員而已。未來,立法院將正式走入勝者全拿、多數黨主導議事進程的新模式,少數黨在完全喪失杯葛法案的議價能力下,唯有不斷透過論述說服國人,以期待下次選舉席次改變。

雖然說黨團協商制度很可能走入歷史,但勝者全拿、多數黨主導議事進程的新模式未嘗不是好事,這個改變很可能讓立法院正式朝向委員會中心主義轉型。因為,廢除黨團協商的配套正是委員會中心主義。民進黨在第9屆初嘗表決勝利果實後,面對處理爭議性法案動用表決權屢試不爽。廢除黨團協商不但可以加速執政黨處理法案進程,更可以透過委員會中心主義,讓論述能力不佳的國民黨醜態百出。因此,將黨團協商轉型成委員會中心主義,絕對是民進黨的未來的首要任務。國民黨若是仍看不清當前處境,很可能在下一屆選舉正式走入歷史。(作者為立法委員國會辦公室主任)

#民進黨 #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