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各地的攤販多不勝數,但像萬華刈包吉般願意自掏腰包為街友、流浪者舉辦尾牙寒士宴,30多年來花了數千萬元,甚至因此和家人衝突但仍堅持「嘸死會再辦」,卻是絕無僅有。

只有小學學歷的刈包吉,早年因工作認真、有信用,頂下印刷廠擴增規模當起老闆,目前的寒士宴,則是他邀請過年期間無處可去的員工吃年夜飯的進化版。

舉辦寒士宴35年,其間廖榮吉也曾因印刷廠不敵電腦排版而關門大吉,連自己也工作無著,但他最後擇在梧州街賣刈包,重新開創出另一片天,也讓寒士宴得以續辦。

不過,連辦3天,每次動輒5、600桌的寒士宴,食材加上人力成本至少都要500萬元,廖榮吉說,大多時候他都負擔三分之一的費用,其餘經費則仰賴善心人士捐助,但近年百業蕭條,善款不足導致他的支出比例年年增加,兒子甚至與他衝突導致家庭失和,最終他獨自搬來土城,刈包攤生意交由兒子經營,連原在萬華舉辦的寒士宴也易地舉辦。

雖然舉辦地點不同,但絕大部分街友在食物上桌後瘋狂搶食、杯盤狼藉後逕自離去,沒幾個人會向他說謝謝,很多人對他為何如此花錢請客不解,但刈包吉對此卻看得很開,直說「這就是人性」。

對街友慷慨,相對就疏於照顧家庭,街友吃飽,刈包吉卻不能在過年期間和家人好好吃頓年夜飯,讓一片善心的寒士宴走味。兒子也直說,寒士宴讓爸爸浪擲家產卻不顧家庭、子孫,為了當丐幫幫主卻害了自己、害了一家人,只希望媒體不要再報導刈包吉傳奇,不要再讓爸爸繼續沽名釣譽。

#廖榮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