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要點
陸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要點

陸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即將簽署,代表著雙方因貿易戰而帶來的全面較勁獲得了一個喘息空間。但2020年是美國大選年,意味著美國兩黨對北京的政治語言必然升高,擺在雙方面前的不但是大國全球戰略的攻防,更有貿易、科技、金融工具的較量,伴隨著香港和台灣在陸美之間的角力,2020勢必將成為探索行為邊界和互動模式的一年。

戰略夥伴 已成戰略對手

美國總統川普已經表明,第一階段協議簽署後,他要到北京訪問,並且希望第二階段談判立刻舉行。在第一階段協議簽署前,美國特別邀請了歐日貿易最高代表商討如何應對北京的產業補助政策,矛頭直接指向「中國製造2025」。

另外,對於影響美國國安的企業購併審查也將採取更嚴格的標準把關。這兩項措施,看似延續華盛頓以往的政策,實際上暗藏了北京和華盛頓第二階段協議談判的玄機。也即美國將聯合歐日,牽制北京宏大的產業升級計畫,而且將嚴格禁止陸方收購美方具有戰略性的企業。

雙方角力 加入港台因素

不過,回顧過去兩年的貿易、科技和地緣政治較量,又可以發現,雙方總是在看似談判破裂的最後關鍵時刻峰迴路轉,表達希望繼續談判,妥協的誠意。這又顯示了雙方極其謹慎,不會允許雙邊關係像自由落體般持續下滑。客觀來說,過去的兩年就是試探雙邊行為和利益邊界的新嘗試,美方已經將北京由戰略夥伴改為戰略對手的定位,意味著華盛頓發動攻擊,北京反制,雙方各退一步尋求平衡的模式將會在2020年重複。

最值得觀察的是,陸美貿易戰第一階段後期,加入了香港和台灣因素。美國陸續通過了多個涉台港法案,北京的做法是堅決鬥爭反制。在美國通過了香港法案後,大陸就立刻拒絕了美方軍艦訪港,並且已經禁止了一些美方人員入境香港。台灣大選後,大陸和台灣的政治矛盾更加突顯,這將是影響陸美談判第二階段協議的重大變數。原因無他:川普面臨連任壓力,在捍衛港台民主上勢必向外展示更強的姿態,而大陸內部則將港台視為核心利益並且高度重視其中的聯動因素。

回旋餘地縮小 更爆炸性

如果說第一階段貿易戰,雙方最大的矛盾在於利益的重組,那麼第二階段貿易較量,勢必表現在美方對於價值的堅持以及陸方對於核心利益的捍衛,顯而易見,第二階段的談判將比第一階段更具有爆炸性因素,雙方的回旋餘地顯然大大的縮小了。

因此,擺在陸美眼前的多回合較量,必將表現在衝突和談判,堅決鬥爭和化解矛盾不斷交織上。而台灣和香港可能在雙邊的談判上逐漸變成北京和華盛頓都無法回避的議題。

#貿易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