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在元月16日發布《2020世界經濟情勢與展望報告》,2019年全球經濟增長率僅有2.3%,是過去十年來最糟糕的紀錄,世界各國、各區域遭逢逆風是普遍的現象,唯一除外的是非洲。聯合國報告認為主因來自中美貿易爭端持續,各國國內投資縮手,同時預測2020年全球經濟增長率會從去年的低點回升到2.5%,但是如果貿易對峙、金融動盪與地緣政治衝突升高,還有可能再向下探底,最壞的情況將只剩下1.8%的增長率。

全球經濟遭遇逆風的關鍵病灶,在於兩個超級大國,一個是逾14億人口的中國,一個是近14億人口的印度,兩國均深深陷入經濟結構轉型的震盪期。中國大陸經濟成長動能減緩,GDP年增率剩下6.1%,是30年來最低的水準,通貨膨脹率受到豬瘟的影響向上攀升,大陸直接承受中美貿易衝突的強烈衝擊,進出口貿易受到打擊,種種困境幾乎天天成為媒體報導的焦點。

而亞洲另外一個人口大國印度,也陷入40年來最低的經濟增長率,印度的困境跟中國可說是同病相憐。印度名目GDP增長率從兩年前的8%一路下跌到2019年第三季的4.5%,是42年來的最低點,信評公司穆迪(Moody's)預估2019年全年增長僅有5.6%,更糟的是民間消費欲振乏力,過去幾年房地產飆升,金融體系創造出龐大的影子銀行,陸續發生擠兌、倒閉的現象,汽車銷售出現大幅下跌,銷量最大的Maruti Suzuki按年跌16.9%,Tata則重挫了30%,全國商用車銷量在2019年前9個月下跌22.95%。為了避免經濟硬著陸,印度聯邦準備銀行在去年五度調降利息,累計降息1.35個百分點,幅度與頻率前所未見。

但是印度央行降息卻遇到通貨膨脹率突然飆高的挑戰,剛剛公布的2019年12月消費者物價年增率高達7.35%,其中食物類的物價竟然創下14.12%的年增率,印度家戶廚房必備的洋蔥,從6月開始飆升,半年之內漲幅高達四倍。印度的洋蔥跟中國的豬肉價格,同時成為2019年兩國民生物價穩定最大的威脅。

印度央行在元月13日發布的經濟研究報告警告,持續經濟動能衰弱,已經對就業產生威脅,印度在2019年創造900萬個新增工作,但是預期2020年新增工作數將降至740萬個。印度央行如今進退兩難,為了挽救經濟必須持續調降利息,但是為了抑制驟然飆升的通貨膨脹,可能又必須採取緊縮貨幣政策,去年五度降息之後,原本在去年12月要再度調降利率,但是印度央行已經煞車,甚至如果物價繼續失控飆漲,央行可能在2月的貨幣政策會議中反向升息。

中國與印度兩個人口大國的經濟動能衰退,是去年全球經濟成長率低迷的關鍵因素。兩個國家的出口、投資、消費都疲弱不振,使得高度仰賴中國與印度採購資本支出產品的歐洲國家,感受最為強烈。中印車市的疲弱,直接影響到提供生產設備、關鍵零組件、甚至整車出口的德國汽車業,美國車市雖然相對受到影響不大,但是通用汽車、福特汽車因為在中國銷售量大跌,使得兩家龍頭車廠都面臨到零成長的威脅。

北京與新德里對於自身經濟增長動能衰退,都採取了非常積極的措施,大陸在去年底舉行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中做出決定,在去年總計2兆元人民幣的降稅降費新政後,2020年將要擴大政府財政赤字,中央政府預算的財政赤字提升到GDP的3%,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的發行額大增8千億元至2.15兆元人民幣。最近,寬鬆貨幣政策也繼續加碼,2020年元旦宣布調降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釋放強力貨幣達人民幣8,000餘億元。

中國人民銀行與印度準備銀行持續的寬鬆貨幣政策,對於兩國股市都產生刺激作用,印度實質經濟增長雖然是40年來最低,股票市場卻不斷創下歷史新高,如今已經來到4萬2千多點的歷史新高;去年報酬率敬陪末座的中國滬深兩個股市,從去年底央行調降存款準備金率之後也重新找到回升的動能,上證指數從去年12月的低點2,857點,一個半月漲升近10%,如今已經來到3,100點附近的波段新高了。

去年全球經濟呈現「基本面綠油油,金融面紅通通」的背離現象,中國與印度的股市最具代表性,進入2020年之後,兩個國家的出口與消費都有逐漸回升的態勢,如果通貨膨脹再能成功獲得壓制,為中央銀行寬鬆的貨幣政策,以及財政部積極的財政擴張創造有利條件,那麼,不僅中國與印度在2020年的經濟成績單將由剝轉復,受到牽連的先進工業國家如德國、日本與英國等,也將逐漸從谷底走出。

農曆年終歲末,我們期待中國與印度政府的救市政策逐漸產生效果,兩國打擊通貨膨脹的政策都能產生實質效果,財政擴張的政策能夠快速落實,也將深陷經濟停滯的歐美先進國家拉出泥沼,重新回到增長的軌道。

#經濟 #印度 #全球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