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貨幣寬鬆的2019年,外界普遍認定2020年歐美等主要國家央行將繼續寬鬆政策,但各央行面對問題互有不同,即使整體貨幣政策方向一致,其對匯市也會產生不同影響。

美聯準會決策 取決通膨

聯準會(Fed)主席鮑爾(Jerome Powell)去年底說,只要美國經濟或通膨情況沒出現持續重大變化,即保持貨幣政策立場不變。但專家擔心Fed今年面對首要挑戰,是近期商品與服務等價格持續上漲造成通膨壓力。

Bannockburn首席市場策略師錢德勒(Marc Chandler)去年底認為美國近期通膨壓力變大,農產品價格因中國大陸新需求而續漲。這些因素將實質改變美國經濟情勢,從而影響市場對Fed政策預期。

他認為只要近期的通膨憂慮告一段落,美國經濟可能維持疲弱而促使Fed第二季降息。

目前市場預期Fed按兵不動,但接下來要有所行動時,其可能是降息救經濟而不是升息對抗通膨。

Bleakley顧問集團投資長布克法(Peter Boockvar)認為就算通膨率開始上升,Fed也不會立即行動,反而債市會最先反應。像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可能升破2%,等於變相幫Fed升息。

瑞典轉彎 率先放棄負利率

歐日等國央行堅持負利率政策,但始終無法達成振興經濟。全球首推負利率的瑞典央行去年12月宣布,把主要附買回利率從負0.25%調升至0.00%,放棄五年來實驗。

TD證券歐洲外匯策略部門主管藍波丁(Ned Rumpeltin)認為,瑞典央行面對經濟持續疲弱,但已沒有貨幣政策子彈,只好先改變一下政策方向後再思考一下步怎樣走。

在匯市方面,投資銀行界大多預期今年美元走貶。因為全球經濟憂慮減緩降低美元等避險資產需求,增加投資人尋求像新興市場資產等報酬較高的風險性資產。

投顧Navellier策略師馬特切夫(Ivan Martchev)認為,美元走勢跟Fed資產負債表變化有關。Fed從2019年10月開始每月買債600億美元,為期至少六個月,讓Fed資產負債表規模將迫近4.4兆美元。

經濟疲弱 歐元欲振乏力

去年歐元兌美元匯率區間波動幅度創歐元1999年面世來最低。在歐洲經濟積弱及政治紛亂下,今年區間波幅會繼續狹窄。

去年歐元匯率最低1.088美元,最高1.1572美元,波動區間高低差距約6個百分點,低於歷來平均18個百分點。

路孚特(Refinitiv)預估年底歐元匯率預測均值僅1.15美元,跟去年低相較歐元升值空間不大。

英國元月底脫歐後被視為利空出盡,市場開始看好英鎊將走強。CNBC報導,Cribstone創辦人哈利斯(Michael Harris)認為投資人會對英國長期經濟潛能重新估值,讓英鎊兌美元可能升值至1.55美元到1.75美元之間。

美元走貶 讓亞洲受惠

馬特切夫認為美元轉弱讓新興市場成最大受惠者。只要新興市場尤其亞洲股匯拉回,都是投資人進場時機。

外界認為歐美等股市去年表現強勁,讓韓國、越南、新加坡、菲律賓和泰國等相對落後而有補漲行情。只要這些國家央行擴大寬鬆規模來振興經濟,至少亞洲新興市場今年可吸引外資續流入而推升亞幣。

去年底日圓匯率走弱,主要是市場預期全球景氣復甦而降低避險需求。但中東局勢才剛踏入2020年即因美軍空襲伊拉克機場而緊張起來,日圓立即轉強。

今年面對中東與美國大選等各種政經風險,外界認為日圓仍會發揮其避險功能。

#投資人 #投資 #政策 #貨幣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