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早上吃幾片醋泡薑,是年近百歲的中醫大師路志正保持多年的習慣。中醫用藥講究對症,吃東西也講究四氣五味,並不是說一個東西好,就人人都適合、都去吃。

路志正選擇用醋來浸泡薑片,醋本身也是一味中藥,不少中藥飲片都會選擇用醋來炮製,以發揮其活血止痛、溫經散寒的功效。最後,他選擇在早上食用,是應了民間那句「早吃薑,賽參湯」的說法。

經典名方 生薑扮要角

在古代不少經典名方當中,生薑是占有絕對的重要地位。

張仲景《傷寒論》載有五個瀉心湯方,三方皆用乾薑、半夏、黃連、黃芩,兩熱兩寒,豁痰清熱。其中生薑瀉心湯主治汗出表解,胃陽虛者不能敷布水飲,腹中雷鳴而下利。方中用生薑佐乾薑和胃陽,以苦治熱,以甘補虛,以辛散痞,為對證之劑也。

日常生活當中,用生薑來治病的方法很多。最常見的莫過於受涼後喝上一碗濃濃的薑湯,裹上厚厚的被子,睡一覺,出一身汗,也就好了。

在臨床中對於生薑的另一種用法,是讓病人自己去把握加減。如有人會將煎好的中藥從冰箱中取出後,隨便拿水一泡就喝,其實藥並沒有熱透,喝下就會出現胃部隱痛、嘔惡或大便溏瀉的情況,此時可以切兩片薄薄的生薑,連同藥汁再次煮沸,至溫度能入口便喝下,往往即刻就見效。

生薑亦可外用。將生薑汁製成藥膏治療肢體受涼疼痛或寒凝阻遏血脈、麻木不仁之寒痹證,效果很不錯,名為「薑膠膏」。鮮生薑自然汁500克,明亮水膠120克(可用黃明膠)。將二味熬成稀膏,攤於布上,貼患處,旬日一換。鮮生薑辛辣開通,熱而能散,故能溫暖肌肉,深透筋骨,以除其凝寒痼冷,而渙然若冰釋也。用水膠者,借其黏滯之力,然後可熬之成膏也。

生薑汁為生薑搗汁入藥,功同生薑,但薑汁辛散之力更強,開痰止嘔之功更勝,便於臨床應急服用,如嘔逆食不下者沖服生薑汁則易於下嚥,配竹瀝沖服,治中風卒然昏厥等。名醫朱丹溪、葉天士等將生薑汁用於治療痰飲、吐瀉、疼痛、痹證、吐血衄血等多種病證,擴展了生薑汁的應用範圍。

外敷藥加薑 十分常見

其實現在外敷藥中加用生薑已是十分常見的做法了,常見的三伏貼裡就有生薑。生薑皮亦入藥,用來行水消腫,治療水腫初起,小便不利。《太平惠民和劑局方》五皮散,生薑皮與五加皮、地骨皮、大腹皮、茯苓皮同用,治療頭面浮腫,四肢腫滿,心腹膨脹,上氣促急,腹脅如鼓,繞臍脹悶,有妨飲食,上攻下注,來去不定,舉動喘乏。

生薑性溫,因而可以散寒。這和燒魚蝦的時候總喜歡放幾片生薑的道理其實是一樣的,不僅是為了去除腥氣,更是為了解魚蟹之毒,散海鮮之寒。

生薑不僅能解食物之毒,還能解藥物之毒。宋代洪邁《夷堅志》記載,南北朝北齊醫家徐文伯,被宋明帝稱為天下第一名醫。宋明帝登基六年(公元470年)春,明帝喉中長了個瘡,連水都咽不下去了,決定請徐文伯來醫治。經過望聞問切後,徐囑使臣速送生薑3斤(1500克),告訴宋明帝:「您每天吃3次生薑,每次吃5兩(16兩為1斤,5兩約150克)」使臣忙用清水洗凈生薑,用刀切成小片,明帝強咽生薑。生薑又辣又硬,搞得嗓子眼鑽心地痛。明帝責怪徐文伯說:「你想置朕於死地還是存心想看朕的笑話?」徐文伯說:「冤枉之極,末醫豈敢和皇帝開玩笑?明帝吃完1000克生薑,喉中膿血越來越少,當1500克生薑吃完,喉疾竟然全好,吃飯食無礙了。」

生薑為何有這般神效?徐文伯解釋道:「皇帝平時十分喜愛進食竹雞(一種鳥,生活在江南叢林之中),而竹雞最喜歡吃半夏,生半夏是有毒中藥。這種雞身上有半夏之毒,陛下吃下去,那半夏之毒必然留在食道、咽喉。服生薑正是解半夏之毒。」宋明帝聽後甚喜,將祖傳的鴛鴦劍賜給了徐文伯。

#治療